首頁  >  文化歷史
                  李清照的《聲聲慢》雨聲與心聲交織交融 被譽為千古絕唱

                  2022-09-17 來源:騰訊文化

                  在群雄璀璨的宋代詞壇,可謂名家輩出,名作紛呈。宋代詞壇還有一大特色,就是在以男性詞人為創作主體的行列中,也有許多才情卓絕、紅袖添香的女性詞人,她們的創作成為宋詞中的一道靚麗風景線。

                  南宋王灼在詞曲評論筆記《碧雞漫志》中用“作長短句,能曲折盡人意,輕巧尖新,姿態百出”來形容一位女詞人,這位女詞人就是李清照。李清照因為在詞的創作和理論上取得的成就,被譽為“婉約詞宗”,她在論著《詞論》中提出“別是一家”的詞學思想。

                  在李清照眼中,詞首先是文學作品,是一種獨立的文學形式;其次才是詞的音樂性,即詞是用來歌唱的。李清照填詞,既講究遣詞造句的音樂性,也講究鍛字煉句的藝術性。  

                  李清照明確指出了詞的文學性、音樂性,并提出了詞的創作理論。在《詞論》中,她還委婉地批評了蘇軾等人用詩歌手法填詞的弊端,詞作不諧音律的缺點。李清照認為詞是一種音樂性的文學,是可以用來歌唱的,與詩相比,詞不僅講究平仄之分,還應注重音律合轍。

                  在《詞論》中,她強調詞的婉約傳統和藝術獨立性。李清照認為:詞是音樂文學,一旦離開了歌唱的氛圍,藝術價值就要大打折扣。

                  李清照把詞人分為“知之者”和“不知之者”,她又對詞的創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詞不僅僅要配樂歌唱,還要唱出雅正的情感來。

                   

                  在李清照的詞作中,《聲聲慢》是她的代表作之一,是一首被公認為集音樂美與文學美于一身的詞作,詞人從多維度建構起詞作的聲情美與文字美??梢哉f,《聲聲慢》是李清照詞作藝術水準的集大成之作。

                  《聲聲慢》開篇的一組組編織自然的疊字,為人們帶來聲韻的美感,這樣的聲韻如果再配上滴滴答答的秋雨聲,那就是一曲完美的雨中節奏。

                  人們在聆聽、品味、鑒賞這首詞作的時候,又會被詞作中凄涼的抒情效果而感染,深深陶醉在優美的旋律和華美的辭章中,正所謂“未成曲調先有情”。  

                  李清照用才情把《聲聲慢》這一詞牌的韻律發揮到恰到好處的境地。全篇縈繞著的扣人心弦、動人心扉的凄涼音韻,使這首慢詞神形兼備、渾然天成?!堵暵暵吩~如下: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李清照的《聲聲慢》自曲成之日,便好評如潮。宋代張端義認為李清照的《聲聲慢》猶如“公孫大娘舞劍手”。張端義用一個恰如其分的比方道出了李清照疊字運用的技巧,以及渾然天成的構思。

                  李清照,兩宋之交的杰出女詞人,她出生在齊州章丘(今山東省濟南市章丘區)一個世奉儒業的士大夫之家。李清照的父親李格非,宋神宗熙寧九年(1076年)中進士,官至禮部員外郎,是北宋文壇巨匠蘇軾的門生,為“蘇門后四學士”之一。李清照的母親是狀元王拱晨的外孫女,是一位知書達理、擅長詩文的女性。

                  李清照的家庭是文化氛圍濃厚的書香門第,她自幼受到文學藝術氣息的熏陶。加之李清照對文學有著強烈的興趣,少女時期的她就已經工詩文、善書畫,是遠近聞名的才女了。  

                  在這樣的優渥的環境和文化氛圍的浸染中,秀外慧中的李清照一天天長大。她在文學的殿堂中開闊視野,在藝術的海洋中縱情遨游。文學藝術鑄就了李清照獨特個性,文學藝術的熏陶又使她深切細微地感知生活、體驗生活的美。

                  如果說此時李清照的生活中還缺少什么的話,那就是愛情了。幸運似乎格外眷顧李清照,在她18歲的時候,趙明誠如白馬王子一般走進了李清照的生活圈。趙明誠學識豐贍,家學淵源,是著名的金石學家,可以說是文化藝術領域的一顆新星。  

                  李清照與趙明誠情投意合,都喜好金石書畫,是藝術讓兩位愛好者走到了一起,一段美好的愛情由此產生。他們墜入愛河,同年便攜手走進了婚姻的殿堂,他們此時堅信彼此都是陪伴自己走完一生的最佳伴侶。

                  新婚之后的李清照和趙明誠收集了大量極有價值的金石書畫,共同從事學術研究工作。所以,李清照的前半生一直在幸福與安穩中從事著和文化藝術相關的工作。

                   

                  然而,宋欽宗靖康元年的一件歷史大事件徹底改變了她的生活。靖康之變后,李清照夫婦相繼南渡。南渡期間,他們兩人嘔心瀝血收藏的金石書畫等藝術品在途中幾乎散失殆盡,生活用品和積蓄也變得捉襟見肘。

                  而更為不幸的是,南渡之后的第三年,趙明誠也因病去世,這一年李清照46歲。失去生活依靠的李清照從此過上了寓居飄零的生活。  

                  在連續遭受顛沛流離的轉徙困苦和丈夫去世的處境下,獨處異鄉的李清照不得不獨自面對陌生的環境和拮據的生活,這與她前半生截然相反的現實與處境是李清照不愿接受又不得不接受的。

                  她的生活里不再有往日鑒賞金石書畫藝術品時的舉案齊眉的情景,有的只是“花自飄零水自流”的寓居飄零的困苦,她的生活變得不再安穩。但隨著時局的變化,她的視野再次得到了開闊,這也讓她的文學創作的空間在無形中提升了。

                  對于李清照來說,身世的巨大變化是她切實的生命體驗,她此時的詞作以感知傷亂、悼亡、憶舊為基本內容,表現出更為深沉的感傷。  

                  李清照的《聲聲慢》把個人的愁懷與時代相聯系,喟嘆身世、懷念故鄉,詞中寄寓的情感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由悲傷的不同層次組成。

                  《聲聲慢》是李清照悲苦境況的心聲傳遞和文學表達,抒發了詞人寓居飄零的無奈與時過境遷的悲涼,這樣的情感在詞作中層層遞進,構成了一條變化著的悲情主線,使得該詞富于藝術性。  

                  《聲聲慢》開篇句“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詞人連用十四個疊字,在用文字抒情的同時,音樂的韻律感也顯現了出來,文字的美與音樂的美交織在一起,這是本詞的一個獨特之處。正是因為這七組疊詞渾然天成,自然灑脫的寫作技巧,從而得到了“此乃公孫大娘舞劍手”的贊譽。

                  “尋尋覓覓”四個字,是詞人情感與筆觸的原點,全詞所有的情感都是以四個字為中心,并一圈圈一層層圍繞著原點像漣漪一樣蕩漾開來的。

                  詞人面對著南渡之后的現實與孤苦的生活,她苦苦地尋尋覓覓,意欲找尋生命中那些難忘的美好的記憶,渴望以此找到精神的寄托和生活的希望。然而現實是“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冷冷清清也正是詞人此時此刻的處境與人生寫照,這怎能不讓詞人感到凄慘悲戚呢?  

                  當這種感覺每一次在詞人心中升起時,她的心情便急轉直下,悲傷也就加深一個程度,這是她的情感在本詞中的第一次轉折:滿懷希望地尋找,結果卻只是現實的凄冷和無助。

                  她要尋找什么?她所尋求的不是錢財富貴,而是溫暖安定、沒有顛沛流離的生活,她渴望的是平和安定與一個溫馨的家,以及趙明誠長情的陪伴。李清照尋找的東西很簡單,只是作為女性的最基本最簡單的需求。

                  她可能會想到過去與丈夫趙明誠相濡以沫、舉案齊眉,想到的是與丈夫一起品玩鑒賞金石書畫等藝術珍品的美好時光。南渡前的那段日子是她人生的快樂時光,是珍貴的記憶。  

                  在回憶與現實,美好與孤獨的兩相對照中,她不得不停止尋覓,去面對現實中真實存在的凄苦。李清照只是用簡單的十四個疊字就表現出自己的境況以及當時悲涼的急轉直下,這是詞的另一特點。

                  藝術最初產生的印象總比后來即便是最成功的回憶要輝煌得多,它往往在最初的一次情感迸發中會達到后來無法企及的高度與美,也會因為最初描繪的圖景給后人帶來無法企及的光輝,從而成為影響后世的先河之作。李清照《聲聲慢》開篇疊詞的連用就具有這樣的藝術效果。

                  此時李清照寓居飄零,居無定所,這樣的境遇讓詞人局促不安。在這樣的境遇之下,她想到了可以暫時讓她忘卻痛苦記憶的酒,詞人本已失望的情緒仿佛找到了希望,情感又一次涌起。她想借酒來抵抗晚來的疾風和逃避不堪的現實,以獲得短暫的寧靜。  

                  但是昨夜刮了一晚上的大風,讓氣溫驟降了不少。周圍潮濕陰冷的氛圍豈是這“三杯兩盞淡酒”就能抵擋得住的,幾杯酒也無法消融寒冷。詞人本想借酒消愁,卻是酒入愁腸愁更愁。

                  詞人猛一抬頭,看見一行秋雁從窗前掠過,又勾起了她對昔日時光的無限回憶。李清照痛苦的根源正是在于她失去了人間的真愛。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看到大雁,本能地引起李清照思念故鄉、思念親人的感情來。  

                  曾幾何時,在寄給丈夫的一封封紅箋小字中,她就用“大雁”這樣的字眼聊表思念,寄托相思,如《一剪梅》中的“云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所以大雁在李清照和趙明誠之間有著重要的意義。

                  大雁年年南來北往,穿梭在天際;書信雖然可以時常書寫,但是再也沒有可以寄托的人了。這看似是詞人對眼前的物是人非的感慨,其實恰恰是對昔日純真愛情的回憶。

                  美好的愛情早已一去不返,成為詞人塵封的記憶。與丈夫趙明誠相濡以沫、舉案齊眉的情景再也不能重現,或許只有夢中才能出現。  

                  大雁飛過的情景勾起了詞人對往事的回憶,詞人猶如翻開泛黃的相冊,那一幀幀熟悉的、歷歷在目的畫面讓她記憶猶新,讓她重溫昔日美好。

                  可以回憶往事只會讓她愈加悲傷,愈加空虛,只能增添無可奈何的情緒,所以詞人合上記憶的相冊,索性來到庭院中,她看到了庭院中凋謝的黃花。

                  “滿地黃花堆積”,“黃花”指的是菊花。菊花在我國古代文學中是一個傳統意象,它既可以是閑情與隱逸的代表,如陶淵明詩中的“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也可以是困苦的代言,如李白筆下的“菊花何太苦,遭此兩重陽”。  

                  但在李清照的筆下,滿地的黃花卻是自身處境的寫照,這是一種飄零與冷落寫照、是別人不去在意的、不受世人關注的情形。

                  此時的李清照歷經世事,飽經滄桑,不再有從前的那種只有相思的閑愁,而是郁積在胸中的如這飄落滿地的黃花一樣的悲愁傷懷之情。此時,她原本漸漸平靜的悲傷又被勾起來,面對零落的黃花與逝去的時光,她繼而問道:“憔悴損,如今又誰堪摘?”

                   

                  李清照是愛花的,她愛梅花,曾說過“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她喜歡桂花,曾說過“何須淺碧深紅色,自是花中第一流”;她也喜歡插花,曾將鮮花插在云鬢上,想要給丈夫一個驚喜。但這一切,都是昔日的美好時光。

                  在這殘秋時節,詞人的所見、所聞、所感卻是:菊花枯萎凋落,落瓣紛紛,堆積了一地,花都憔悴了。不忍看花落??扇缃裼钟姓l可以摘花送給自己呢?

                  在這樣冷清秋悲秋傷懷時節, 丈夫不在了,只能看著枯萎的菊花一瓣瓣地凋零飄落。  

                  當花瓣離開花朵,暗香殘留,香消在風起雨后。這情景多么像自己孤苦飄零的處境。到這里,詞人的感情漸漸融入落花中,她觸景生情,以花自喻,對花自憐,不禁又讓她黯然神傷。

                  對李清照來說,沒有什么比天黑更讓她感到恐懼了?!笆刂皟?,獨自怎生得黑”,她的情感又一次跌落,也成為李清照情感跌落的第二個極點。此處的悲傷承上啟下,是對花的命運的反思,也是下一句窗外情景中寓含的情感的來源。  

                  “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這是李清照最真實的生命體驗,一個“黑”字含蓄而準確地表達出詞人寓居飄零所受的煎熬,有多少個黑夜,詞人孤獨難眠,有多少個黑夜,詞人夢中驚醒,孤獨成了詞人揮之不去的夢魘。同時,“黑”字很自然地引出了下面的愁情“怎一個愁字了得”,一句感嘆,照應開頭。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在中國古典文學中,梧桐雨常常是凄涼、冷清、悲傷的象征。

                  如唐代溫庭筠《更漏子》中的“梧桐樹。三更雨,不道離情正苦;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再如南唐李煜《相見歡》中的“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這些詞作中的梧桐意象都是凄涼、冷清、悲傷的情境與氛圍。  

                  梧桐雨本已引起詞人的悲苦之感,加上“到黃昏”和“點點滴滴的細雨”,使得李清照的情感從已經稍有平復的狀態中又一次出現了波折,徹底回到極度悲傷的狀態。

                  李清照在這里主要是寫聲音,以聲襯情,尤其是“點點滴滴”這個疊詞,極富雨中節奏的音韻感。當李清照正在為落花惋惜、為自己憂苦之時,偏偏又下起了雨;淅淅瀝瀝的雨點打在梧桐葉上,滴答滴答地響著,一直到黃昏都沒停止。  

                  一個“更”字,體現了她情感的又一次劇烈轉折,雖然眼前的一切只是點點細雨,可正因為是細雨才會綿綿無期,不知何時才能停。淅淅瀝瀝的小雨往往更讓人心煩意亂,更能引起人的悲傷。

                  詞人只寫雨點打在梧桐葉上的情形,然而這打在梧桐葉上雨點的聲音,又像打在詞人的心上。一滴滴,一聲聲,它纏繞在詞人心頭,敲擊著詞人的心扉。這雨中的節奏與旋律是那么凄清,是那么強烈,簡直讓她情難自禁。  

                  最后,詞人發出了“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的呼喊,這一聲讓全詞的悲情達到頂點。在文學作品中,人們常常用比喻的手法來表現愁,李白用“白發三千丈”來比喻愁,李煜也用“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來比喻愁。

                  萬千情緒,無數悲涼,多少個黑夜,是一個愁字無法概括得了的,一個“愁”字蘊含著詞人的身世處境,也概括了詞人寓居飄零的歲月中飽嘗的辛酸與苦楚。

                  “怎一個愁字了得”,在李清照近乎絕望的聲聲吶喊中,詞意戛然而止,卻給人們留下無限想象的空間。言有盡而意無窮,李清照那種無人傾訴、無法言說的愁情與心緒,無法排解、幾近絕望的愁苦與悲涼其實已經傾瀉無遺了。

                   

                  可以說,《聲聲慢》這首詞映照了李清照復雜的經歷,蘊含著她豐富的情感體驗,這是詞人在寓居飄零、身世艱難時的悲哀表達。

                  《聲聲慢》字里行間的節拍聲韻之美與文字之美,讀來就如同聆聽一曲悲涼雨中曲一樣,如泣如訴、纏綿悱惻的旋律扣人心弦, 動人心扉。

                  《聲聲慢》也將李清照寓居飄零歲月的情感表達得淋漓盡致。詞中的情感不僅是個人的悲情,也是那個時代的心聲。這種情感在詞中并非一蹴而就,而是逐層遞進,一點一點地加深,獨特的書寫結構與安排,使詞人的情感更加飽滿而豐富,同時更容易觸發讀者的情感共鳴。

                  分享到:
                  責任編輯:栗子
                  日韩人妻无码喷潮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