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歷史  >  文化觀察
                  比范仲淹《漁家傲》還早的一首豪放詞 讀過的人寥寥無幾

                  2022-09-17 來源:騰訊文化

                  在北宋,詞向來為艷科,其內容多以風花雪月、抒懷言情,其風格也大多綺麗婉約,大不同于詩的慷慨言志。而直到北宋中晚期,豪放詞才在詞壇興起。

                  說起豪放詞,大家都熟知這則故事:東坡問歌者“我詞何如柳七何?”,歌者答道:“柳郎中詞,只合十七八女郎執紅牙板,歌楊柳岸曉風殘月。學士詞,須關西大漢執銅琵琶、鐵綽板,唱大江東去?!?

                   

                  從這則故事中就可見出豪放婉約之不同,而蘇東坡正是豪放詞風的提倡者,后世詞壇均以蘇東坡為豪放派之祖。不過,開豪放詞之先河者并非蘇東坡,在蘇東坡之前,詞壇早已有豪放詞作。

                  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范仲淹的《漁家傲》,一句“四面邊聲連角起。千嶂里,長煙落日孤城閉”壯麗曠然,為邊塞詞之首創,也是北宋中期詞壇罕見的豪放之作。

                   

                  范仲淹這首詞流傳極廣,因而很多人都認為它是最早的豪放詞,實則不然。且不論唐代敦煌曲子詞中就有“早晚滅狼蕃”的豪語,單說北宋詞壇就有一首豪放詞比《漁家傲》還早。且來欣賞北宋詞人李冠的這首《六州歌頭》:

                  "

                  六州歌頭·項羽廟

                  北宋·李冠

                  秦亡草昧,劉項起吞并。鞭寰宇,驅龍虎,掃欃槍,斬長鯨。血染中原戰,視余耳,皆鷹犬,平禍亂,歸炎漢,勢奔傾。兵散月明,風急旌旗亂,刁斗三更。共虞姬相對,泣聽楚歌聲,玉帳魂驚,淚盈盈。

                  念花無主,凝愁苦,揮雪刃,掩泉扃。時不利,騅不逝,困陰陵,叱追兵。嗚咽摧天地,望歸路,忍偷生!功蓋世,成閑紀,見遺靈!江靜水寒煙冷,波紋細、古木凋零。遣行人到此,追念益傷情,勝負難憑!

                  "

                  李冠是北宋早期詞人,生平僅有五首詞傳世,其中就有兩首《六州歌頭》是豪放詞。以上這首《六州歌頭·項羽廟》便是其中之一,是北宋豪放詞風的起點,開風氣之先。

                   

                  這是一首詠史懷古詞,所吟詠的是項羽在楚漢爭霸中失敗的史事。上闋開篇起勢突兀,自秦亡而劉項爭霸。而后數句則倒敘項羽滅秦時的聲勢之壯:“鞭寰宇,驅龍虎,掃欃槍,斬長鯨”!巨鹿一戰,徹底消滅秦軍主力,鼎定乾坤。

                  一句“血染中原戰”再次回到楚漢爭霸的場景,激戰五年,天下大勢終究歸漢!而項羽唯有被十面埋伏四面楚歌,與虞姬泣淚而別!濃重的悲劇氣氛,刻畫出了項羽英雄末路的形象。

                  下闋則轉而從虞姬寫起,自刎別霸王,忠貞不二。霸王亦窮途末路,殺至剩單槍匹馬!但即便如此,項羽也不愿忍辱偷生,終于自刎身亡!一代英雄霸王的悲劇形象更加突出了。

                   

                  緊接著詞人回到“項羽廟”的主題,對項羽做出了高度評價:“功蓋世,成閑紀,見遺靈”!其功業蓋世,后人都為他建立祠廟,奉為神靈。結尾一句“追念益傷情,勝負難憑!”點明主題:一時的勝負并不能算作憑信,唯有蓋世的功勛,才能永存世間,為后人所敬仰!

                  自古成王敗寇,項羽是楚漢爭霸的失敗者,但他卻是有一舉滅秦之功,后世對這位悲劇英雄大多懷有敬仰和同情。就連司馬遷編史都將他作為一個正面人物描寫。

                   

                  李冠此詞便是借《項羽本紀》中的事件敘述成詞,以慷慨雄偉的豪放之詞,描寫這位西楚霸王的英雄氣概,可謂是當時詞壇一異類。于婉約的艷科之詞之外,別開生面,開豪放之先河,李冠功不可沒。只可惜,李冠其人其詞聲名不顯,甚至在歷史上有些籍籍無名,如今這首北宋最早的豪放詞更是鮮為人知了!

                   

                  分享到:
                  責任編輯:栗子
                  日韩人妻无码喷潮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