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世界能對你溫柔以待 讀暢銷書《焦慮的人》

                  希望世界能對你溫柔以待 讀暢銷書《焦慮的人》

                  希望世界能對你溫柔以待 讀暢銷書《焦慮的人》

                  天下網商 · 2021-09-24 來源:騰訊網文化

                  請問,你看過《捕蠅紙》嗎?

                  【1】殊途同歸——荒誕下的人性溫暖

                  翻閱這本《焦慮的人》時,腦中浮現的畫面其實是《捕蠅紙》。其實,兩部作品都與“搶銀行”、“人質劫持”、“荒誕”、“搞笑”有關,而且,作品的構思都極為巧妙,“套娃故事”會讓人覺得“實在是太可樂”了!

                  不過,上述兩部作品都有個共同點,需要受眾有一定的適應力。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這種開頭就進行強烈惡搞的故事。

                  *更確切的說法是,故事一上來就強行植入一堆各種意義上的“傻子”。

                  《捕蠅紙》的開頭,二“嗶”劫匪誤觸銀行保安系統,打擾了男主對女主的“調情”,也把所有人都關在銀行里。

                  《焦慮的人》的開頭,一個無奈和絕望的劫匪試圖用一把玩具槍搶劫一家無現金銀行,必然的失敗后,混亂之中又闖入一所待售公寓,劫持了中介與潛在買家。

                  事實上,由于《焦慮的人》是書面語言,在表現力上遠遜色于電影,其實我一開始也覺得挺無聊。但這本書的作者【弗雷德里克·巴克曼】之前還有一部成功改編為電影的小說名為《一個叫歐維的男人決定去死》,口碑相當好(作為一部劇情片,能達到8.9分就已經證明其質量了),珠玉在前,我決心把《焦慮的人》認真讀下去。

                  好像《桃花源記》中的“豁然開朗”,《焦慮的人》到了中后期才把之前的鋪墊逐一回收,讓我終于看到了荒誕下的那種人性溫暖??上?,它過于飄忽遙遠。

                  整個故事的結構不算復雜:就在銀行搶劫案衍生為人質劫持事件后,由于臨近新年,當地警察局只有兩位警察(還是父子關系)來處理此事,于是,樓里樓外陷入了長達一天的僵持,最后的結果是,人質安然無恙,劫匪憑空消失。

                  之后,警察開始對八位人質做筆錄,試圖弄明白這一整套究竟發生了什么。

                  接著,警方的盤查成為了人質的“吐槽大會”,:一對退了休的老夫妻想要尋求生活的樂子;一位孤寡老太太希望找到“久違的存在感”;一對女性伴侶想要尋找一個新家;一位富有卻抑郁的成功人士希望“體驗另一種生活”;一位“不被承認”的“演員”想要證明自己以及一位有些執著但歇斯底里的女房產中介希望“賣房”。

                  總之,8個人質、1個劫匪、1對警察父子,各有各的故事,各有各的“焦慮”。但在這場“鬧劇”中,每個人都得到了新的【珍貴】?;蛟S,這樣他們的內心就能得到治愈吧?

                  與此同時,書本內外的人,都得到了不期而遇的溫暖。

                  【2】故事的構造

                  依照我的習慣,還是要盡可能去【解構】一個故事。

                  作者弗雷德里克·巴克曼在《焦慮的人》使用的手法極為“少見”,因為整個故事其實是一種“跳躍”的講述順序,開頭是”案發當天“,接著插入更早時間的劇情,再拉回“當天”開始人質的筆錄,之后再跳轉其他的故事,如此這樣來來回回的拉扯。

                  幸好這是一個荒誕、溫馨又幽默的【不嚴肅】故事,倘若是偵探小說、懸疑小說這么折騰讀者,讀者大概率是要發飆的。

                  同時,即使跳過某個人物的“過往”,也并不會【嚴重】影響讀者對整個故事的了解,這也算是多線故事的一個優勢——只要這些線索不是一個相互牽扯的閉環。

                  《焦慮的人》中出現的對話極為簡單和日常,這樣能極為真實地塑造角色,讓讀者能感受到他們身上就有身邊人的影子,也就能更好地【理解】擁有不同過往的角色為何在同樣【被劫持的極端場景下】有不同的反應。

                  同時,警察、劫匪和人質合計11人,分列不同階層不同年紀,也有為了讓全書更有【適讀性】的考慮,即每個讀者總能找到至少一個【似曾相識的影子】。

                  這就是【治愈系】作品的一個極為重要的點——塑造親近感與認同感,這樣才能為后續的“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做好鋪墊。

                  由此,類似下面的這些“治愈金句”才會在閱讀故事時格外明媚起來——

                  當你不知道該如何談論生活中的其他事情時,那么談論工作還算是比較容易的。

                  如果人們真的像他們在網上表現的那么開心,就不會把那么多該死的時間花在互聯網上了。

                  假如你只能通過閱讀評論來了解一個東西或者一件事情的真相,那么你恐怕永遠都不會對任何事物行成自己的見解。

                  一無所知是個很好的開始。

                  注意,這些“平淡無奇的廢話”也只有在某些特殊語境中讀起來才有趣,倘若只是拿來發微博或者朋友圈,味兒就少了不少。

                  【3】弗雷德里克·巴克曼其人

                  弗雷德里克·巴克曼是一名瑞典作家,與寫出《消失的十三級臺階》的日本作家高野和明相似,處女作就大獲成功。這部作品名為《一個叫歐維的男人決定去死》,發表于2012年,迅速成為國際暢銷書,2015年被改編成同名電影,獲第89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提名。

                  但是,這位作家的真實成長經歷如何,我目前沒能找到更為詳實的資料。因為一位作家突然就大火,實在是太不符合【常理】。

                  同時,巴克曼目前發表的作品幾乎都是【治愈系】:《一個叫歐維的男人決定去死》《外婆的道歉信》《清單人生》《長長的回家路》,他在寫作上的成功,可能還是在于滿足了大眾的期待,而因為第1本著作帶來的巨大聲望,會引發聯動效應——這是常人可望而不可及的。

                  我自己有一個猜想,弗雷德里克·巴克曼冒出寫一本【治愈作品】,初衷可能是因為北歐那邊的生活實在是太【致郁】了。雖然國家福利相當好,但每年的日照總時長著實不多,有時候人們在這種環境下待久了會有厭世情結——說實話,北歐那邊的自殺率也不低。

                  而治愈作品,本質上就是夸大一些人性的溫暖,尤其是用荒誕、反轉的方式承托,效果會更好。當我試圖去“拆解”巴克曼作品的體會,會發現“有上述這樣相似的套路”,作為商業作品,只要有銷路,那就是成功的。

                  同時,這也從側面證明了這個世界有太多的人內心需要一些溫暖。弗雷德里克·巴克曼的作品能成為全球暢銷書,核心還是這種【溫暖】是全世界通用的。對比起來,你要是寫點古風輕小說,恐怕輻射范圍是不會超過東亞文化圈的。

                  【4】果麥文化的營銷思路

                  既然聊到了營銷,那么背后的出版公司是不得不聊的。

                  上海目前有兩家已經上市的出版公司——讀客文化與果麥文化的營銷思路是很值得去分析、拆解的。讀客文化可能更喜歡橫向營銷,每個品類都會涉及,同時,每本新書的宣傳語都很能抓住讀者心理(但有時宣傳語與書籍內容相差較大,有過度營銷的缺點);果麥文化可能更喜歡在某個(擅長)的品類深耕,而且,兩個封面、精裝、帶腰封的不算多,對比起來比較質樸。

                  其實在這個書籍是“快銷品”的年代,不管是怎樣的運營思路,能在控制成本的基礎上盡可能把書賣出去才是王道。而且,我覺得書籍市場可能是更像經濟學中的完全競爭市場,它的所有信息幾乎都是公開的,而且買家有足夠多的選擇權——只要你能知道書名,理論上全世界公開出版的書你都能買到,幾番比價,總能找到價格最低的。

                  我個人還是比較欽佩果麥文化的運營團隊的市場洞察力,就像前文提到的,當社會壓力增大,人們的焦慮感普遍增加,此時,推出一些“心靈治愈讀物”就很能迎合市場。

                  我記得有些數據說,“心靈治愈讀物”的讀者更多分布在非大型城市,如果這個是事實,那就說明這部分讀者群體的確需要一些精神彌補。而由于互聯網與物流產業的發展,一本書是可以輕松觸達我們國家的最末端,這部分原來可能不怎么買書的有消費能力的人,就有了買書的動機與契機。

                  這也反過來說明了果麥文化一般更愿意做“名人”的書,“名人”降低了新書的宣傳成本,同時,又有助于進一步拔高名人的知名度。

                  我想,隨著果麥文化產品線的進一步深耕,我們會看到更多全世界的好書,敬請期待吧!

                  • 經典章節
                  • 作者介紹
                  • 主要內容

                  請問,你看過《捕蠅紙》嗎?

                  【1】殊途同歸——荒誕下的人性溫暖

                  翻閱這本《焦慮的人》時,腦中浮現的畫面其實是《捕蠅紙》。其實,兩部作品都與“搶銀行”、“人質劫持”、“荒誕”、“搞笑”有關,而且,作品的構思都極為巧妙,“套娃故事”會讓人覺得“實在是太可樂”了!

                  不過,上述兩部作品都有個共同點,需要受眾有一定的適應力。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這種開頭就進行強烈惡搞的故事。

                  *更確切的說法是,故事一上來就強行植入一堆各種意義上的“傻子”。

                  《捕蠅紙》的開頭,二“嗶”劫匪誤觸銀行保安系統,打擾了男主對女主的“調情”,也把所有人都關在銀行里。

                  《焦慮的人》的開頭,一個無奈和絕望的劫匪試圖用一把玩具槍搶劫一家無現金銀行,必然的失敗后,混亂之中又闖入一所待售公寓,劫持了中介與潛在買家。

                  事實上,由于《焦慮的人》是書面語言,在表現力上遠遜色于電影,其實我一開始也覺得挺無聊。但這本書的作者【弗雷德里克·巴克曼】之前還有一部成功改編為電影的小說名為《一個叫歐維的男人決定去死》,口碑相當好(作為一部劇情片,能達到8.9分就已經證明其質量了),珠玉在前,我決心把《焦慮的人》認真讀下去。

                  好像《桃花源記》中的“豁然開朗”,《焦慮的人》到了中后期才把之前的鋪墊逐一回收,讓我終于看到了荒誕下的那種人性溫暖??上?,它過于飄忽遙遠。

                  整個故事的結構不算復雜:就在銀行搶劫案衍生為人質劫持事件后,由于臨近新年,當地警察局只有兩位警察(還是父子關系)來處理此事,于是,樓里樓外陷入了長達一天的僵持,最后的結果是,人質安然無恙,劫匪憑空消失。

                  之后,警察開始對八位人質做筆錄,試圖弄明白這一整套究竟發生了什么。

                  接著,警方的盤查成為了人質的“吐槽大會”,:一對退了休的老夫妻想要尋求生活的樂子;一位孤寡老太太希望找到“久違的存在感”;一對女性伴侶想要尋找一個新家;一位富有卻抑郁的成功人士希望“體驗另一種生活”;一位“不被承認”的“演員”想要證明自己以及一位有些執著但歇斯底里的女房產中介希望“賣房”。

                  總之,8個人質、1個劫匪、1對警察父子,各有各的故事,各有各的“焦慮”。但在這場“鬧劇”中,每個人都得到了新的【珍貴】?;蛟S,這樣他們的內心就能得到治愈吧?

                  與此同時,書本內外的人,都得到了不期而遇的溫暖。

                  【2】故事的構造

                  依照我的習慣,還是要盡可能去【解構】一個故事。

                  作者弗雷德里克·巴克曼在《焦慮的人》使用的手法極為“少見”,因為整個故事其實是一種“跳躍”的講述順序,開頭是”案發當天“,接著插入更早時間的劇情,再拉回“當天”開始人質的筆錄,之后再跳轉其他的故事,如此這樣來來回回的拉扯。

                  幸好這是一個荒誕、溫馨又幽默的【不嚴肅】故事,倘若是偵探小說、懸疑小說這么折騰讀者,讀者大概率是要發飆的。

                  同時,即使跳過某個人物的“過往”,也并不會【嚴重】影響讀者對整個故事的了解,這也算是多線故事的一個優勢——只要這些線索不是一個相互牽扯的閉環。

                  《焦慮的人》中出現的對話極為簡單和日常,這樣能極為真實地塑造角色,讓讀者能感受到他們身上就有身邊人的影子,也就能更好地【理解】擁有不同過往的角色為何在同樣【被劫持的極端場景下】有不同的反應。

                  同時,警察、劫匪和人質合計11人,分列不同階層不同年紀,也有為了讓全書更有【適讀性】的考慮,即每個讀者總能找到至少一個【似曾相識的影子】。

                  這就是【治愈系】作品的一個極為重要的點——塑造親近感與認同感,這樣才能為后續的“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做好鋪墊。

                  由此,類似下面的這些“治愈金句”才會在閱讀故事時格外明媚起來——

                  當你不知道該如何談論生活中的其他事情時,那么談論工作還算是比較容易的。

                  如果人們真的像他們在網上表現的那么開心,就不會把那么多該死的時間花在互聯網上了。

                  假如你只能通過閱讀評論來了解一個東西或者一件事情的真相,那么你恐怕永遠都不會對任何事物行成自己的見解。

                  一無所知是個很好的開始。

                  注意,這些“平淡無奇的廢話”也只有在某些特殊語境中讀起來才有趣,倘若只是拿來發微博或者朋友圈,味兒就少了不少。

                  【3】弗雷德里克·巴克曼其人

                  弗雷德里克·巴克曼是一名瑞典作家,與寫出《消失的十三級臺階》的日本作家高野和明相似,處女作就大獲成功。這部作品名為《一個叫歐維的男人決定去死》,發表于2012年,迅速成為國際暢銷書,2015年被改編成同名電影,獲第89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提名。

                  但是,這位作家的真實成長經歷如何,我目前沒能找到更為詳實的資料。因為一位作家突然就大火,實在是太不符合【常理】。

                  同時,巴克曼目前發表的作品幾乎都是【治愈系】:《一個叫歐維的男人決定去死》《外婆的道歉信》《清單人生》《長長的回家路》,他在寫作上的成功,可能還是在于滿足了大眾的期待,而因為第1本著作帶來的巨大聲望,會引發聯動效應——這是常人可望而不可及的。

                  我自己有一個猜想,弗雷德里克·巴克曼冒出寫一本【治愈作品】,初衷可能是因為北歐那邊的生活實在是太【致郁】了。雖然國家福利相當好,但每年的日照總時長著實不多,有時候人們在這種環境下待久了會有厭世情結——說實話,北歐那邊的自殺率也不低。

                  而治愈作品,本質上就是夸大一些人性的溫暖,尤其是用荒誕、反轉的方式承托,效果會更好。當我試圖去“拆解”巴克曼作品的體會,會發現“有上述這樣相似的套路”,作為商業作品,只要有銷路,那就是成功的。

                  同時,這也從側面證明了這個世界有太多的人內心需要一些溫暖。弗雷德里克·巴克曼的作品能成為全球暢銷書,核心還是這種【溫暖】是全世界通用的。對比起來,你要是寫點古風輕小說,恐怕輻射范圍是不會超過東亞文化圈的。

                  【4】果麥文化的營銷思路

                  既然聊到了營銷,那么背后的出版公司是不得不聊的。

                  上海目前有兩家已經上市的出版公司——讀客文化與果麥文化的營銷思路是很值得去分析、拆解的。讀客文化可能更喜歡橫向營銷,每個品類都會涉及,同時,每本新書的宣傳語都很能抓住讀者心理(但有時宣傳語與書籍內容相差較大,有過度營銷的缺點);果麥文化可能更喜歡在某個(擅長)的品類深耕,而且,兩個封面、精裝、帶腰封的不算多,對比起來比較質樸。

                  其實在這個書籍是“快銷品”的年代,不管是怎樣的運營思路,能在控制成本的基礎上盡可能把書賣出去才是王道。而且,我覺得書籍市場可能是更像經濟學中的完全競爭市場,它的所有信息幾乎都是公開的,而且買家有足夠多的選擇權——只要你能知道書名,理論上全世界公開出版的書你都能買到,幾番比價,總能找到價格最低的。

                  我個人還是比較欽佩果麥文化的運營團隊的市場洞察力,就像前文提到的,當社會壓力增大,人們的焦慮感普遍增加,此時,推出一些“心靈治愈讀物”就很能迎合市場。

                  我記得有些數據說,“心靈治愈讀物”的讀者更多分布在非大型城市,如果這個是事實,那就說明這部分讀者群體的確需要一些精神彌補。而由于互聯網與物流產業的發展,一本書是可以輕松觸達我們國家的最末端,這部分原來可能不怎么買書的有消費能力的人,就有了買書的動機與契機。

                  這也反過來說明了果麥文化一般更愿意做“名人”的書,“名人”降低了新書的宣傳成本,同時,又有助于進一步拔高名人的知名度。

                  我想,隨著果麥文化產品線的進一步深耕,我們會看到更多全世界的好書,敬請期待吧!

                  日韩人妻无码喷潮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