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凱風專區  >  曝光
                  誤入“神”的虛境之中

                  作者:秦紅梅 · 2022-03-03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我叫張愛云(化名),一名地地道道的農村婦女,我的家鄉位于國家5A風景區光霧山腳下——四川省巴中市南江縣。然而這樣四季分明、山川秀麗、魅力無窮的景致,我卻無心欣賞,一頭扎進了“全能神”的虛境之中。

                  我們一家本是農村人,兒子通過奮斗,在成都安家立業。他們有小孩后,由于工作繁忙,小孩無人幫忙照顧,我為了幫他們分擔壓力,就到成都幫他們打理家務,照看孫子。平常他們上班去了,我就帶著孫子去菜市場買菜做飯,然后到小區公園轉一轉,跟小區同齡人聊天,一起看孫子,日子也算過得充實。

                  我從2012年開始接觸“全能神”。那天我照常在公園帶孫子,有一位約30多歲的女人過來,說給我傳“福音”,說“全能神”是主耶穌的再現,第二次“道成肉身”,說“神”的最后一次作工是由“全能神”完成,如果能得到“神”的庇佑,就可以得到“生命的永恒”。幾天來,她總到公園來跟我灌輸這些說法,還給我拿了兩本“神話書”《神的三步作工》和《話在肉身顯現》,教我如何禱告。大概半年時間,我感覺“全能神”并沒有她說的那樣神,便放棄了。

                  2014年,我們再次見面,她又跟我講起“全能神”的事情。這一次不知為什么,我聽她的神話故事入了迷,完完全全相信了“全能神”。于是,就跟著一起去傳“福音”,開始“吃喝神話”。為了能夠讓“神”照顧保佑全家人,我的心一直沉浸在“全能神”描繪的那種榮光無比的國度里。我逐漸被“全能神”的謊言洗腦,被騙得服服帖帖,一旦有人不信我的話或者勸我離教,我就認為這個人是“惡魔”“邪靈”,是被“神”放棄的。

                  2017年,由于讀過小學,還算能認能寫,我當上了“全能神”當地的文字組組長,所負責的任務包括:保管《神的交通》、SD卡等書籍物品;安排朱雯(化名)一起對“全能神”信徒進行傳教;將自己的心得體會和學習資料整理后拷貝給其他信徒;還將有“全能神”內容的SD卡通過拷貝的形式傳給其他信徒。

                  自從當上文字組組長,我每天都要聚會、傳教、整理資料,忙得不亦樂乎,孫子和家務根本顧不上。兒子見我一天忙進忙出,家里的事也幫不上忙,問我一天在忙些什么。我內心認為我做的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也并沒有隱瞞兒子,告訴兒子關于“全能神”的一切,還要求兒子一起加入“全能神”,兒子聽后大吃一驚,立即叫我不要再信了,說這是邪教。

                  兒子的一席話,在當時的我聽來簡直愚昧可笑。我自認為正是因為自己在“神家”工作這幾年,一直保佑家庭幸福,家人身體健康,才使得我們家這幾年風調雨順。兒子竟然說“全能神”是邪教,還勸我就此與“神”絕交。我對兒子失望至極,孫子也不愿意幫忙帶,家務更不做了,每天一門心思地“吃喝神話”,到處傳所謂的“福音”,籠絡信徒對“神”進行“奉獻”。

                  2018年11月,我保管的“全能神”書籍、刊物、SD卡等全部被警方查獲。那一刻,我心里沒有一點悔意,始終堅信“神”會來保佑我,心想一扇鐵門又算什么。我暗下決心要為“神”站住“見證”,因為這是神在“熬練”我。但是才短短十幾天,堅定的信念就被動搖了——之前“神家”給我講的故事,與我親眼所見完全不同。

                  之前“交通”上說:警官是撒旦性情,對犯人想打就打想罵就罵,所以剛進來時我心里很害怕。但通過一段時間觀察,警察沒有罵過人,也沒有打過人,更沒有所謂的折磨人,對我特別好,關心我的生活,給我配齊了全新的生活用品,對我說話也和顏悅色。

                  警官不斷為我剖析走到今天這個地步的原因,一是不懂法,犯法而不自知;二是心貪,想靠“神”來滿足內心期望。于是警官安排我學習法律法規知識,學習宗教與邪教的區別。我漸漸懂得了很多道理,也終于知道我信的“全能神”根本不是“神”,是人假扮神,教主是趙維山,所謂“女基督”則是趙維山的老婆楊向斌。正是他們編造“末日說”,把我騙進去,才導致今天與家人離心離德。

                  通過不斷的學習,讓我徹底明白,“全能神”就是一個沒有經過國家登記的非法組織,在1995年就被國家明確定為邪教組織。作為中國公民,在享受國家給我的各種權利時,也必須履行相應的義務,遵紀守法就是最基本的義務。

                  明白了這些道理后,我感到深深的慚愧和懊悔,因為我的愚昧無知,使自己在本應享受天倫之樂的年齡,與親人分離。

                  我要對自己的親人說聲“對不起”,特別是兒女們。他們都曾勸阻我不要信“全能神”邪教,但我偏要執拗。事到如今,一道鐵門阻隔了一家人團聚,讓他們擔心我、牽掛我,我的心里十分內疚。

                  我也從內心認識到了“全能神”是邪教的本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生命的永恒”,生老病死是自然規律,任何人都不能改變,家庭幸福也是靠一家人相親相愛相互包容才能獲得。一切事情都是需要靠自身奮斗才能實現!

                  分享到:
                  責任編輯:徐虎
                  日韩人妻无码喷潮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