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凱風專區  >  評論
                  邪教殘害婦女冤仇深

                  作者:朔風 · 2022-03-07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婦女對社會的貢獻巨大,無論在經濟、政治和社會等領域所取得的成就都是有目共睹的。婦女的合法權益理應得到保障,自身安全理應得到保護。然而,邪教組織卻無視婦女的合法權益,視婦女為待宰的羔羊,肆意欺壓蹂躪,給婦女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在“三八”婦女節來臨之際,曬一曬邪教組織侵害婦女的惡劣行徑,曝光他們的罪惡,增強女性識邪、防邪、拒邪的意識和能力,提高警惕,嚴防邪教組織乘虛而入。

                  邪教視女信徒為“性奴”,肆意蹂躪

                  邪教主往往把自己包裝成“真佛”“救世主”“基督代言人”“大師”等,花言巧語,編造出什么“雙修”“蒙召”“通圣靈”等邪教詞匯,花言巧語,利用女性弱點,頻頻向女性伸出魔爪,漁獵、玩弄女性,令陷入邪窟的女性痛不欲生或心甘情愿受其凌辱。

                  “法輪功”邪教主李洪志對弟子大肆鼓吹“男女雙修”“陰陽互補”“上層次”,實借“雙修”之名滿足自己尋歡作樂的欲望。

                  “全能神”邪教主趙維山喪失人倫,誘奸患有精神病的高考落榜女生楊向斌,并將其包裝成傀儡的“女基督”,滿足其斂財漁色目的。趙維山不但自己淫亂還厚顏無恥地教唆其骨干信徒對手下的女教徒“過靈床”,不知有多少女性成為“全能神”邪教骨干刀俎之上的魚肉,任其宰割。

                  “華藏宗門”教主吳澤衡自稱“覺皇”“始祖”,人面獸心、卑鄙齷齪,以“男女雙修可以使人達到學佛的最高境界”“可以迅速提高修行”“能增強法力”為誘餌,欺騙、威逼眾多女弟子與其“男女雙修”,多人為其墮胎、產下子女。

                  “主神教”教主劉家國見色起意,以“通圣靈”為名奸淫了27名女信徒,其中6名女信徒為他生育了小孩。

                  “被立王”教主吳揚明為滿足其肉欲,編造出“蒙召”邪說,以“蒙神恩召”為名奸淫女性多達100余名。

                  “日月氣功”教主溫金路,編造“陰陽雙修增加功力”“前世夫妻”等邪說,采用精神控制和強制手段,先后強奸了8名女信徒,強制猥褻了3名女信徒。

                  “上帝之子”教主大衛·伯格,靠女性販賣肉體拉人頭,鼓勵亂倫及性虐兒童。要求女性信徒無私奉獻,與任何向她們提出邀約的人發生關系。此外,大衛·伯格還派女性信徒用身體引誘男性加入邪教,稱之為——“情色釣魚”,并稱這些女性為“耶穌的妓女”和“上帝的妓女”。

                  美國耐克塞姆(NXIVM)性邪教頭目基思·拉尼爾強拍裸照、控制性奴,在其組織內部成立有50多名女性組成的“DOS”(主人與奴隸)小組,拉攏、強迫女信徒充當其性奴,并要求在身上私密處紋上專屬“烙印”。

                  “秩序轉化”(Orde der Transformanten)邪教主羅伯特·B.(Robert B.)自稱先知,喜歡招募女性,尤其是年輕女性,并讓她們成為其信徒的伴侶。曾將一位27歲的女信徒艾瑪關在某修道院中。艾瑪從12 歲起,羅伯特就對她實施性侵,一共性侵132 次。

                  土耳其人阿德南·奧克塔爾,名義上是一名宗教布道者,但實際上從事邪教活動。他為了獨占女性,讓自己的獸欲得到滿足,鼓勵濫交與群交。為了吸引更多女性進入他的邪教組織,他會選派年輕帥氣的男信徒去勾引女性。而被誘惑進邪教組織的女性,會被層層上供,最終,成為奧克塔爾的性奴隸。奧克塔爾曾公然承認:“我有1000多個女友?!?/p>

                  ▲“小貓咪”們諂媚地搖晃自己的臀部,尋求奧克塔爾的垂憐。

                  邪教掠奪女信徒錢財、損害女信徒身心健康、破壞女性信徒家庭,罄竹難書

                  ——掠奪女信徒錢財。邪教對女信徒的危害不僅僅局限在漁色方面,他們貪婪的目光還時時盯向女信徒的“荷包”,引導“奉獻”,號召“捐款”。

                  李洪志宣傳“以錢換德,以德長功”,強調看淡錢財,“修大法就必須放下為錢為物之心”;趙維山拋出“神享用論”,聲稱:“神家的錢財、物質,包括一切財產都是人當納的祭物,這祭物除了祭司和神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不得享用”,要求將收取的“奉獻款”兌換成黃金收藏;“被立王”教主吳揚明則要求信徒“聚集財寶在天上”;“三班仆人派”教主徐文庫通過對信徒洗腦,誘導信徒“竊物上繳”。

                  比如,中石化南充分公司的職工李春華,自練上“法輪功”后,短短兩年時間,家里的十余萬元積蓄就被她交“學費”、獻“愛心”“傳法”交流,花得所剩無幾。

                  比如,河北省泊頭市西辛店鄉梁屯村“法輪功”信徒崔素芳,1999年至2009年,先后為“法輪功”投入了40多萬元,到最后家里的錢都折騰完了,房子也沒了。

                  再比如,北京電車一廠退休工人李亞南夫婦,自從陷入“法輪功”邪教泥潭后,不但被邪教組織榨干了給兒子攢的結婚錢和養老錢40萬元,還多次把自己唯一的房產做抵押,前后共給“法輪功”邪教貸款250多萬。后李亞南的妻子得皮膚癌無錢醫治,兒子成家在即卻身無分文,又因抵押貸款無法償還而被迫搬出自己住了30年的老房子。

                  中國反邪教網近年來刊登的多起“全能神”非法斂財案件,如《“全能神”奪走了她的15萬養老錢》《“全能神”騙走她20萬血汗錢》《“全能神”騙走了王老太的救命錢》《媽媽把養老錢都奉獻給了“全能神”》等,有力印證了“全能神”邪教蛇蝎心腸,貪得無厭,不擇手段,瘋狂斂財的卑劣行為。

                  ——損害女信徒身心健康。邪教組織欺騙信徒,聲稱加入其組織可“消業祛病”,念動咒語可“保命健康”,發功也可祛病,禱告也能治病,驅魔趕鬼治病效果更佳等,并編造許多“神跡”予以證明。眾多信徒,其中大部分是女性信徒,有病拒醫拒藥,其結果是,耽誤治療,失去就醫的最佳機會;或者病入膏肓,不治身亡。

                  比如,河北省衡水市中心街小學的女教師安秀坤,因癡迷“法輪功”,在患有高血壓病的情況下,輕信李洪志“消業”謊言,長期不服藥,以示“信師信法”,在2001年6月11日突發腦溢血,不幸死亡。

                  比如,山東莒南縣農民柳懷麗患有慢性支氣管炎。1998年柳懷麗開始修煉“法輪功”,相信李洪志的“得病是生生世世業力造成的,業力不消,病就不會去根,吃藥也沒用,要想治病就得‘消業’而拒醫拒藥。2004年2月,柳懷麗病情逐步惡化,家人一次又一次的勸她到醫院治療,但她仍然認為是“師父”在考驗她,同時威脅家人只要敢把她送醫院,她就自殺。在勸說無效的情況下,她的家人強行把柳懷麗送到醫院治療,但是由于長期拒醫拒藥,耽誤了最佳的救治時機,經醫生檢查診斷,結果她患的中心性肺癌病已到了晚期,胸腔大量積液,并且癌細胞已向肝腎轉移。雖經醫生全力搶救,但還是沒有挽留住她的性命,死時年僅40歲。

                  再比如,四川省漢源縣木林鄉大維村七組“門徒會”信徒譚小萍,在兒子受傷的情況下,因相信“門徒會”就是教人“禱告”治病、消災避難、保全家平安的“救世主”,不能把孩子送醫院,那樣不僅要花很多冤枉錢,還會再次惹怒神靈,招來血光之災等妄言。每天跪對禱告教會的“得勝旗”。由于錯過了最佳治療時機,兒子在不斷地抽搐中閉上了雙眼,失去了年僅11歲的生命。

                  ——破壞女信徒家庭。家庭在人們積極的想象里是溫暖幸福的象征,是生活的港灣。由于邪教組織的介入,原本和睦的家庭開始籠罩上陰影。邪教組織為了發展成員聚斂錢財,煽動女信徒“拋家棄子”“傳福音”去過集體的屬靈生活,使原本幸福和順的家庭四分五裂、支離破碎、苦不堪言。

                  比如,江西省資溪縣高阜鎮十里源村“全能神”信徒胡會蓮,2012年初,加入“全能神”后,對兒子的學業漠不關心,把更多的時間用在了聚會、“傳福音”上。暴怒之下,丈夫將胡會蓮放在家中的“全能神”書籍及一些宣傳品,一把火燒得一干二凈。胡會蓮在沒有帶上任何物品的情況下不辭而別,至今杳無音信。丈夫就像無頭蒼蠅一般,暈頭轉向,顧此失彼,外出尋妻3年行程數萬公里,一無所獲積蓄耗盡。兒子的成績也一落千丈,店里生意處于倒閉狀態,一家團聚成了難以企及的心愿。

                  類似的案例,比比皆是。比如,《目擊“全能神”女信徒自殺殉道》《“全能神”讓她痛失母親》《鄰居一家被“三贖基督”害慘了》《兩小兒找媽媽》《遼寧女大學生被網友騙入邪教 淪為邪教肉體誘餌》等。

                  提高女性防范邪教侵蝕誘惑是當務之急

                  由于女性特殊的生理因素、心理特點以及社會歷史原因,更容易誤入邪教,同時走出邪教也相對困難。

                  女性應當如何防范邪教組織的傷害?

                  1、學習科學文化知識,加強自身道德修養,建立良好的睦鄰關系及和諧的家庭關系。對于誤入邪教組織的女性,要伸出援手,全力以赴開展幫教。在幫教工作中,要深入細致地將思想工作做到她們的心里去,幫助她們走出邪教陰霾。

                  2、開展反邪教警示教育,增強識邪、辨邪能力,把農村列為重點教育領域,開展反邪教警示教育進村入戶,擠壓邪教活動空間,使他們無可乘之機。

                  3、抓好就業培訓,解決婦女就業問題,增加婦女合法收入,擠壓邪教組織活動空間,讓邪教組織無可乘之機。

                  4、開展關愛行動,把黨和政府的溫暖送給婦女。對農村留守婦女,多與在外丈夫及子女聯系、溝通,享受親情的溫暖,減少孤獨與寂寞,筑牢防范籬笆。

                  5、打擊危害女性的邪教組織,嚴懲對女性的犯罪,維護婦女合法權益。身為女性,要自尊自立,自愛自強,構筑起強大的心理防線,讓邪教的暗箭毒爪無處下手。

                  分享到:
                  責任編輯:徐虎
                  日韩人妻无码喷潮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