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凱風專區  >  資料庫  >  法輪功概述
                  李洪志其人其事

                  2020-05-12 來源:anticult.kaiwind.com

                    [播音員] :各位觀眾,近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做出關于取締法輪大法研究會的決定,決定指出:經查,法輪大法研究會未經依法登記,并進行非法活動,宣揚迷信邪說,蒙騙群眾,挑動制造事端,破壞社會穩定,據此依照社會團體登記管理條例有關規定,認定法輪大法研究會及其操縱的法輪功組織為非法組織,予以取締。

                    近年來,一個名為法輪功的組織,在一個所謂大師李洪志的鼓動下進行了許多非法活動,迷惑了許多樸實善良的人民群眾。給許多受騙上當的人帶來了極大的身心傷害,嚴重干擾了正常的社會秩序。

                    1998年6月1號,山東《齊魯晚報》社刊發了一篇《請看法輪功是咋回事》的文章,文中報道了法輪功練習者有病不治,導致死亡,搞封建迷信的事實,報社因此遭到了上千名法輪功練習者的圍攻。

                    1998年5月24號,北京電視臺播出了《上崗持證能否掃除假氣功》的報道,片中提到了一名法輪功練習者走入歧途,精神失常的案例,很快就遭到數千名法輪功練習者的圍攻。

                    1999年4月25號,李洪志及少數別有用心的人妄圖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組織1萬多名法輪功練習者在中南海周圍大規模聚集,嚴重干擾了黨中央國務院的正常工作,影響了首都的正常秩序,造成了極為惡劣的政治影響,這是1989年那場政治風波以來最嚴重的一次事件。   那么這個法輪功組織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組織,這個李洪志又是何許人也?

                    這是1993年李洪志撰寫的一份關于法輪功的材料,其中有關他的個人簡歷中這樣寫道:本人1951年5月13號出生,同年就開始由佛家全覺大師傳授獨傳修煉法門,八歲時修煉圓滿,1992年又由道號真道子的師父傳授大道,1994年又由佛家師父傳授修煉大法直到出山。在這份簡歷的開篇,李洪志提供的出生日期卻和公安機關給他簽發的身份證有著明顯的出入。在李洪志親手填寫的干部履歷表中,他的出生日期是1952年7月7號,這份1986年長春市公安局簽發的身份證上李洪志的出生日期是1952年7月7號,1991年長春市公安局簽發的身份證上他的出生日期也是1952年7月7號,但是到了1994年,李洪志身份證上的出生日期卻變成了1951年5月13號,在戶口登記表上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日期被改動的痕跡,那么李洪志出于什么目的更改了自己的出生日期呢?

                    [李洪志早期法輪功合作者劉鳳才]:“52年改到51年,就是改到四月初八去,就是釋迦牟尼的出生日,釋迦牟尼那年生的,我(李洪志)也是那年生的,他是佛我也是佛。后來又出現了他比釋迦牟尼的功能高幾十倍幾百倍,甚至幾萬倍?!?
                    
                    那么李洪志是否真的如他所說,八歲即修煉圓滿,具大神通呢?他是否真的具有搬運、定物、思維控制、隱身等超常神功呢?

                    [李洪志家老鄰居]:“一般青年?!?

                    [記者]:“一般的青年,沒什么不一樣的和常人,”

                    [李洪志家老鄰居]:“有啥,他是個神童???又說從小是個啥啊……,不相信!”

                    [李洪志小學班主任杜萬衡]:“現在回過頭來看,就是很一般的學生, 在學校,很一般,至于說是”功能” 啥子,咱們從來沒發現過這些,那就是沒看到,就跟一般學生一樣?!?

                    [森警招待所副所長萬向新]:“我說他沒在跟前兒,在跟前兒我能給他兩耳光子,一直到今天我也沒信,就我們森警這些家屬也不太信,我知道的還沒有做這功的?!?

                    根據當年與他共事的人介紹,李洪志到糧油公司幾年后于1989年開始接觸氣功。

                    [長春市禪密功練習者余鐵春]:“我學過禪密功,他(李洪志)也學過禪密功,當時那個, 長春禪密功輔導站,我們就在那兒認識的?!?

                    根據知情者回憶,除了禪密功之外,李洪志還在長春的地質宮學過道家功派的九宮八卦功,這一點可以從最初和李洪志闖天下的弟子李晶超的回憶中得到證實。

                    [李晶超]:“后來教我一套那什么,就是那個走圈啊,他那走圈實際就是從那個九宮八卦演變過來的,然后他變了變,但是說所有的姿勢也好,什么也好,都是那個九宮八卦的路數?!?

                    [李洪志早期法輪功合作者劉鳳才]:“一個是禪密功,一個是九宮八卦功, 參加了兩個氣功班,也就那么十幾天,那么參加了這個班之后,把人家的兩個功法的有關的動作,作了一些個拼湊?!?

                    李洪志以這兩門速成功法為基礎,模仿其他舞蹈的某些動作,拼湊了法輪功功法。這里是長春勝利公園,當年李洪志就是在這里做出山前的準備。

                    [原法輪功弟子李晶超]:“他畫的圖嘛,把現在法輪功的所有的功法,就是現在這一系列畫的圖, 讓我看一下,說你先背下來,背下來以后呢,我倆兒就上勝利公園?,F在這個勝利公園, 那時候練功的人比較多,因為當時李洪志并不出名,一般人都不知道?!?

                    功法草稿形成后,李洪志就急不可耐的開始傳授他的法輪功法,辦班初期,總是由李晶超在臺上演示動作,李洪志作講解。

                    李洪志為其打坐蓮花的法像著實是很下了一番功夫。

                    [李洪志早期法輪功合作者趙杰民]:“這個經過修飾,經過剪接,畫的這個蓮花瓣,然后剪下來。剪下來以后擱在他像的屁股底下。上邊兒用彩色畫上光圈,然后再重新照相翻版,這時候他賣五塊錢一張。從那兒以后,他說我就是佛,他也說了,‘我的功能超過釋迦牟尼幾十萬倍,另外我的法身遍地都是’,他擱腳一抿土,‘我的腳底下每一個灰塵, 都有我的法身無數億個,你們有了難的時候,喊一聲李洪志老師,我的法身馬上就到?!?

                    李洪志以辦班的形式傳授他的法輪功,在長春辦過三期法輪功學習班后,感到在長春難成大的氣候,決定到北京謀求發展。

                    [李晶超]:“當時他就跟我說過,他說在長春發展不是絕對行的,他說應該往北京去發展?!?

                    李洪志來到北京之后,住在李晶超的哥哥李晶松家里,開始在北京二炮禮堂,建材禮堂等地舉辦法輪功學習班。

                    李洪志利用部分群眾練功健身,延年益壽的愿望和對生老病死的關切心理開始神化功法。言稱能醫百病。

                    [李洪志]:“我正在上課的時候,進來一個羅鍋兒,有四五十歲呀,那個羅鍋的那個駝背呀,駝得很厲害,后邊兒就象背了個大包袱一樣了,進來了,要治病,他說他很痛吶,還痛. 我一看,我也不能不管他呀,我說這樣吧,我說大家先耽誤一會兒,啊,我給他看看,看一看,我拍了,我給他整呀, 拍了五下,然后吶,我一頂他,那個羅鍋立刻就直了?!?

                    李洪志經常在他開辦的法輪功培訓班上,當眾扯謊,信口雌黃,早期的李洪志就是靠這樣的把戲,蒙騙群眾,但是他的醫術卻屢屢失靈。
                   
                    [李洪志早期法輪功合作者趙杰民]:“他調一個關節炎,他調病就是那個巴掌叭叭叭拍,拍完了就說,下去下去下去,狠叨叨的。他不是調功,哪那么調的,它不能下去呀,你這么一比劃,就下去了?那當個氣功大師太容易了嘛。后來完了,整個半個多小時,滿頭大汗,整不下去,結果老太太蹲不下,活動骨頭棒兒嘎嘎響。他說你過來,你們倆擱那兒呆著,我整得滿頭大汗,你們倆倒清閑了,你給他調調?!?

                    [長春市第五中學教師陳殿武]:“(李洪志)一手也沒有露過,一手也沒露過. 我的那個腿呀,我靜脈血栓,他就給我拍了拍,打得我挺疼,也沒啥作用?!?

                    [記者]:“您的腿以前是怎么回事?”

                    [陳殿武]:“靜脈血栓,去年花900塊錢, 打針打好的?!?

                    [記者]:“聽說他 (李洪志) 說把您母親的病治好了以后,您非常感激?!?

                    [法輪功早期學員劉淑琴]:“啊, 對呀,我給他送了一面錦旗,說瘤子拿掉了?!?

                    [記者]:“那治好的標準是什么呢?”

                    [法輪功早期學員劉淑琴]:“當時他那意思, 他說那意思就說把這瘤子已經拿掉了,后來到——”,

                    [記者]:“因為他說了以后就感覺到了?”

                    [法輪功早期學員劉淑琴]:“對呀,是呀, 你說咱也沒有功能,咱也看不著呀,咱也以為說, 后來就給他做了一面錦旗么, 就這么的?!?

                    [記者]:“后來, 那后來大娘是怎么回事呢?”

                    [法輪功早期學員劉淑琴]:“還是癌癥,沒有效的?!?

                    [李洪志早期法輪功合作者宋炳辰]:“有一次他母親和他妹妹回到長春來,因為這是老家嘛,好多鄰居,還有李洪志在這塊,他回來, 在一個班上,都散場了,散場以后,大部分人都走了。他母親和他妹妹,還有一些學員,一個女學員,大伙攙著他從臺階上下來,說“你看你這個兒子”, 當著他母親講:‘你這個兒子他多了不起?!f一些恭維的話,他母親當時就樂了:‘他有什么功??!他小時候他有沒有功我還不知道? 你別聽他瞎白話?!?”

                    [播音員]:李洪志宣稱,人生病是前生造的業,現在的現實報應,他宣稱,練功又吃藥就是不相信練功能治病,要相信練功能把病治好,把藥停了,不去管,不去治,就有人給你治的。于是, 他便給了你一個無法逃脫的荒謬邏輯。如果病治好了,那就是你練功的結果。如果病沒有治好,那就是你練功心不誠。李洪志的歪理邪說造成了嚴重惡果。

                    吉林省吉林市東滿區人大辦公室主任梁忠誠自從練習法輪功后就拒絕吃藥和住院治療,他還在修煉心得中寫道:“我要堅定不移地走修煉的路。我就下決心永遠不吃藥?!弊詈笠蚋斡不恢味?。

                    [受害人的女兒梁永]:“如果我爸要是不做法輪功的話,他有一點兒病,稍微有一點兒難受,他自己就吃藥,或者上醫院看病,但做法輪功之后,他就是不看病,不吃藥,就認為是消業?!?

                    從這些表格中, 我們可以看到大量因練法輪功而自殺或拒絕治療而死亡的案例。

                    陳美,女,55歲,江蘇省海門市四甲鎮居民,因輕信法輪功消業思想患病拒絕治療,于1998年4月8號病故。

                    范金聲,男,65歲,江蘇省海門市四甲鎮居民,曾患輕度中風經治療已康復,練習法輪功后拒絕服藥,1998年5月22號疾病復發死亡。

                    馬建民,男,54歲,華北油田退休職工,他的家人說馬已練習法輪功兩年左右,達到了癡迷的程度,時常出現精神恍忽和失常,堅持認為自己的腹部有個法輪,1998年9月4號,馬建民在家中用剪刀剖腹尋找,因救治不及時死亡。

                    在吉林省的遼原市,法輪功的信徒李友林吊死在這座鋼架上。

                    [李友林的妻子]:“他說要想看他師父去,他師父四月初八出生,他自己的名字叫李友林,他自個兒改名叫‘李有志’?!?

                    李友林從97年開始練功,每晚飯前打坐,給李洪志上香,一心想去尋找師父,直到臨死前不忘帶上師父的照片。

                    [李友林的妻子]:“我說你師父沒死,你燒啥香,磕啥頭,他不相信,我一說,他說我誣蔑他師父?!?

                    李友林是遼原一帶小有名氣的自行車修理工,家境雖不算富裕,日子卻也過得和睦平靜,但自從李友林迷上法輪功后,家里的事兒就再也沒有過問過。
                   
                    [李友林的女兒]:“練功以后,我爺那兒他也不去了,俺家的事他也不管了。我弟弟有病他都不管了,感冒了他根本就不管,練功以后,就達到什么都不管的程度了,啥也不管。什么家庭、妻子、兒子,什么父親呀,還有老父親, 他都不管了,都放下了,整天就是練功了。反正這一年來,特別地投入,我現在挺恨那個法輪功的,你知道不? 是他把我爸給害死了?!?

                    這里是石家莊市的東潁區,1997年4月6號法輪功練習者曹玉珍在這里投渠自盡。

                    [曹玉珍的丈夫王建軍]:“沒事兒就是看那個書,老是盤腿在那兒練,練到后來,家里什么事兒也不管了,家里什么事也不干了,別人說練這個功得拋開七情六欲,家里什么也不能管?!?

                    盡管曹玉珍反復強調她不會出事,然而讓王建軍擔心的事,最終還是發生了。

                    [曹玉珍的丈夫]:“我在家里跟她爸包餃子,包好餃子以后,她把孩子接回來了,就開始煮餃子,俺們仨人先吃,她后吃,等煮了一半,我吃完了以后,我跟她說,我煮吧,你吃飯吧。后來那鍋也開了,她就把一盤盤餃子全都倒鍋里了。我說這能煮熟嗎?她說你管不著,我愿意這么煮。愿意這么煮。她蹲那就哭,又哭又鬧,后來我就把她架到屋里了,我說你怎么了,玉珍?(她說) 這個地球要毀滅了,李洪志派我下來拯救人類來了,后來我就把她架到屋里去了,架到屋里去以后,俺們住的是雜院,鄰居們都過來了,過來以后,都問是怎么回事, 我說她練法輪功練得出了偏了,她回手給我一嘴巴子,誰說我練偏了,我沒練偏,練這個功不出偏?!?

                    1997年4月6號,曹玉珍給丈夫留下了一封遺書,拋下八歲的兒子,獨自一人走了。

                    [曹玉珍的丈夫]:“這遺書上寫得是‘李洪志這個王八蛋,讓我睡不著覺,我受不了了。我對不起你。他叫我死,我就跳河溝里’。就這么個意思。我就從典營這個地方上了這個渠,順著這個渠往北走,走到藥廠后面了,還沒有,我就往回返。走到玉華路這個橋這了,我停下來抽棵煙吧,我一看……”(哭泣)

                    這位名叫陸興沖的男子, 兩年之內分別向江蘇省體委、氣功協會、中央電視臺、光明日報、國家體育總局、公安部等多個單位打電話和去信,狀告法輪功害死了與他朝夕相處28年的結發妻子,他的妻子名叫張玉琴,從95年10月起因頸椎病開始練法輪功。

                    [張玉琴的丈夫陸興沖]:“但她后來多少次跟我講,頭疼得不行,不止一次了,特別到后期特別厲害有兩次,疼得跳起來?!?

                    張玉琴經常把自己關在房間里,結果病沒有治好,反倒出現了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

                    [張玉琴的丈夫陸興沖]:“她告我說 ‘我上一輩子是個男的,是功里說的上輩子是個男的,是開汽車的,撞死兩個人,這兩個人是啟東寅陽鄉第八大隊的人?!?我當時就指出來了。我說什么寅陽八大隊,那時候有寅陽八大隊嗎?你上一輩子,你上一輩子起碼是六、七十年前,現在都四五十歲啦,上一輩子開汽車是六、七十年前,六七十年前寅陽都沒有呢,哪有八大隊呢?哪有撞死人的?沒有這事?!?
                    張玉琴被李洪志 “消業還債” 的思想所折磨,最終走上了割脈自盡的道路。

                    [張玉琴的丈夫陸興沖]:“當時我進來的時候,她就這樣躺著的,頭對著這里,腳就對著這個門,這里全是血。我馬上就打電話打到她弟弟家。我說出事了,出事了,你們快點來,我也沒說出了什么事,因為當時到底是什么情況,我也沒全弄清楚,我就講快來,要她弟弟快點來,她弟弟就通知他們都來了。都來了呢,一看…… 他們好多人都來了,來了就……因為他們來之前我又看了一下,不行了,沒辦法了……”(哭泣)

                    [李洪志早期合作者趙杰民]:“因為他治病治不了,所以演變成講法,因為也不治病,最后演變成我是傳法,不治病,有病, 你也別來上我這個班了。我傳的是大法,我是往高層次帶人的,所以他是有這么個演變過程?!?

                    [李洪志早期法輪功合作者宋炳辰]:“全覺大師就好像 ‘全都覺悟了’ 的意思,真道子就是 ‘真正的道人’ 這個意思。四大功能師父,四歲學功,八歲得上乘大法,再加上四大功能。后來我們說過去沒說這東西呀,這是一個; 第二,如果你要是有這四大功能,我們要是到別處講功,讓你表演表演怎么辦?他說那我也不能表演呀,我沒有這個功能我能給你表演?——說實話了。我說那你搞這個玩意干啥呀?…… 我們幾個就跟他說…… 他說沒有也得放,為什么得放呢?他說:‘張小平一本《佛子出山記》轟動全國;他說你不大點說沒人信?!覀兇蠡镎f,‘要你表演怎么辦?’‘表演我不能干,耍猴呢?讓我表演就表演,你們要讓我表演就等于耍猴,就是耍我。這樣他就不能讓我表演了?!约褐v的。

                    [法輪功早期學員陳順武之妻]:“另外呢,他說‘佛,我是最大的佛,我是頂天立地的大佛,就是任何一個佛都可以聽我的調動。我說讓哪個佛來,哪個佛就得來?!?

                    [原法輪功弟子李晶超之母高淑芝]:“他說他是…… 他那個時候就說……,他說‘你知道嗎?他們一見我怎么磕頭的,你知道嗎? 他們能看出來,我是比佛大,好多佛為了找我,死了很多的佛,一個蹬一個,往上找他。他比所有的佛都高吧,(笑) 一個蹬一個往上
                  上,都摔死很多。那就證明他在最頂峰了?!?(笑)

                    從1993年開始,李洪志開始宣揚法輪大法,結集出書,它們不僅成為李洪志后期斂財的方式,也成了法輪功迅速傳播的主要工具,這時李洪志開始聲稱法輪功決非氣功,而是遠遠高于氣功之上的宇宙大法。

                    [李洪志]:“我們這部大法,可破一切迷,可正一切人心,只要你看,就看大法,就能解決?!?

                    [李洪志早期法輪功合作者劉鳳才]:“后來這個書呢,這個實實在在的講,因為這個也不是他個人寫的,因為我們也非常了解李洪志,他不僅寫不出來這種書,就這個書讓他去讀 ,大概他都不一定都讀得明白。他就這么一個人物。僅僅只有三十個月,由一個普通的……如果是說高一點, 也就是一個氣功愛好者,三十個月的轉變就成了比釋迦牟尼功能還高的佛,我們覺得是天方夜譚?!?

                    這時的李洪志也不斷神化自己的形象,宣揚末世說,充當救世主。

                    [李洪志]:“好些有功能的人已經知道了,看到了,我們這個地球人類呀可能要有劫難?!?

                    [李洪志早期法輪功合作者宋炳辰]:“他說地球要爆炸了,大上一次地球爆炸是我師爺定的,上次地球爆炸是我師父定的,這次地球爆炸是我定的,就當著我們這些在場的人都聽見了。他說,這次地球爆炸,原來是定的九九年,他說現在可能提前,可能挪到九七年,他說這次地球爆炸我定的,江澤民、李鵬找我,讓我推遲地球爆炸的時間,他說我使點勁,也能推遲三十年?!?

                    [播音員] :法輪功宣揚了一整套歪理邪說,其基本觀點是世界末日即將來臨,人類即將毀滅,對此,現代科學也無能為力,任何政府也管不了了,只有法輪功才能拯救人類,只有李洪志才是唯一的救世主。進而,他提出修煉法輪功必須專一,不許帶有其他任何信仰,說穿了,就是讓人們乖乖地跟他走,聽他的安排,從而達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為了欺騙更多善良的群眾,李洪志還打出了“真善忍”的旗號,可他又是怎樣做到“真善忍”的呢?他偽造出生日期,編造神奇經歷,連法輪功的書都是花錢請人代寫。這怎么能說是“真”的呢?他妖言惑眾,危言聳聽,叫人有病不吃藥,致使一些人誤入歧途,走上絕路,釀成一個個家庭悲劇,這又怎么能說是“善”呢?他容不得一點批評和不同意見,動則以護法為名,屢屢違法聚眾鬧事,甚至策劃組織聚眾圍攻中南海,這又怎么能說是“忍”呢?由此可見,李洪志所宣揚的“真善忍”是多么的虛偽,李洪志不僅在思想上欺騙和毒害練功者,而且在組織上對練功者進行控制。

                    [李洪志]:“每個人,大家都知道,我們是松散管理,你學你就學,你不學,你就 …… 隨便哪去哪去,我們都不管,沒有任何約束?!?

                    可實際情況, 真如李洪志宣稱的那樣嗎?

                    [原法輪功大慶輔導站王利]:“當時是接受齊齊哈爾總站的指導,我們就寫了一個東西,成立一個輔導站,然后呢, 站里面有幾個工作人員,也寫成一個東西,報到北京的王治文,叫研究會,過了一段時間,他同意說可以這么組站,然后呢輔導站就開始,就算工作也好啦,或者是說動員自己的親朋好友開始練功?!?

                    李洪志于1992年創立法輪功后,在北京就設立了法輪大法研究會,自任會長,并陸續在各省、自治區、直轄市,設立了39個法輪功輔導總站,總站下又分設了1900多個輔導站,28000多個練功點,自上而下形成了一個完整的組織系統,李洪志編造的法輪大法及其法輪功組織,已經是一個有綱領、有組織、有活動、有首領、有理論的全國性組織。這個組織定期或不定期地組織慶典,紀念等大規模聚集活動,還針對各地新聞媒體,揭露法輪功的文章,以及國家有關部門關于禁止出版發行法輪功書籍和音像制品的規定,多次策劃、煽動眾多法輪功修煉者有組織地圍攻新聞出版單位和黨政機關,嚴重影響了這些部門的工作秩序,危害了社會穩定。實際上李洪志等是要把法輪功作為進行各種社會政治活動的工具,利用傳授功法,進行非法活動。

                    今年4月19號到23號,法輪功學員連續數天聚集天津師范大學,原天津教育學院的校址,起因是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先生在該校??习l表名為《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的文章,文中列舉了因練法輪功而導致精神失常的實例。從這次聚集事件,我們也可以看出法輪功是有嚴密的組織體系的。

                    [青少年科技博覽主編周紹祿]:“肯定是有組織的,否則他不可能來這么多人,他們來的時候,一般都是分區,分他們的練功點,練功點分區來,每個點上都有指揮的人?!?

                    從1998年法輪功屢屢圍攻新聞單位,到1999年圍攻天津市委后,又圍攻中南海,據不完全統計,僅從1998年4月到1999年4月,就先后發生了十幾次較大規模的法輪功練習者聚集事件。

                    1999年4月25號,從凌晨開始,來自北京、天津、河北、山東、遼寧等地的一萬余名法輪功練習者,在中共中央國務院所在地中南海周圍進行大規模聚集,嚴重干擾了黨中央國務院的正常工作,嚴重影響了首都的社會秩序,造成了極惡劣的政治影響。

                    [播音員] :6月14號,中辦、國辦、信訪局負責人談話要點公開發表后,提到了澄清事實,安定人心,宣傳政策,正確引導的作用。但少數法輪功骨干并不死心,他們變本加厲,蓄意歪曲談話要點,繼續制造和傳播謠言,頻頻挑起事端,制造混亂,他們大肆散布法輪大法的歪理邪說,卻蠻橫霸道的不準別人發表有理有據的不同意見,誰不贊成他們那一套,誰要揭露他們造成的危害,他們就橫加責難,進行圍攻。他們甚至無視國家法律和公眾利益,動輒蒙騙煽動一些法輪功練習者到黨政機關和新聞單位非法聚集,以上訪的名義向黨和政府示威施壓,嚴重干擾社會公共秩序,破壞一些地方改革發展穩定的良好局面。他們還變換手法,隱蔽骨干,竊取情報,組建所謂第二梯隊,準備與黨和政府長期抗衡。

                    就在4月25號一萬多名法輪功修練者聚集中南海事件之后,5月2號,李洪志在澳大利亞悉尼接受澳洲國家廣播電視局、悉尼晨報、法新社等媒體記者采訪時稱,北京發生的事,事先我一點都不知道,我當時在從美國來澳洲的路上。而事實并非如此,大量鐵的事實證明,4.25大規模聚集事件,就是李洪志在北京一手密謀策劃的,李洪志親手填寫的入境卡和出境卡,充分證明4月22號下午5點35分,李洪志乘美國西北航空公司NW087航班從北京入境,24號下午1時30分由于他所搭乘的CA111航班因故取消,于是他又匆匆改乘中國國際航空公司CA109次航班離境赴香港,在北京總共停留44小時。25號1萬多名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南海周圍聚集,當時李洪志就在香港,直到27號晚10點15分,才乘香港國泰航空公司CX103次航班從香港飛往澳大利亞的布利斯班。事實證明,李洪志所說的北京發生的事,事先我一點也不知道,我當時在從美國來澳洲的路上,純屬謊言。

                    [播音員] :大量事實說明,李洪志宣揚的根本不是什么高德大法,而是極端荒謬的歪理邪說,他的所作所為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的。絕大多數參加練習法輪功的群眾,愿望是健身強體,他們并不了解李洪志及其法輪功組織不可告人的目的,相信他們了解真相后就會主動與李洪志編造的法輪大法及其法輪功組織劃清界限。處理和解決法輪功問題是一場嚴肅的思想政治斗爭,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提高認識,認清李洪志的真識面目和法輪功的社會危害,認清這場斗爭的重要性,自覺遵紀守法,自覺維護正常的社會秩序。維護穩定,符合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沒有穩定,什么事情也干不成,我們要自覺維護安定團結的大好局面,確保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向前推進?! ?1999. 07. 22)

                  分享到:
                  責任編輯:
                  日韩人妻无码喷潮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