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凱風專區  >  資料庫  >  法輪功危害
                  “4.25”事件的前前后后

                  2007-11-15
                     法輪功的起始

                    李洪志90年代初開始,打著氣功旗號治病騙錢。1991年5~9月去泰國探望妹妹李平(其妹夫為泰籍臺灣人),回來后聲稱得到佛法,于1993年4月出版《中國法輪功》,開始到各地講法,并于1993年8月在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登記。1994年8月去美國一次,后又于1994年9月去法國3個月,這幾次出國,每出一次李洪志本人就提高一個"層次"?;貒蟠笏列麚P"法輪大法",到處作報告,并于1994年12月出版了《轉法輪》(這就是李要他的信眾們從頭讀到尾的"經書")。

                     1994年中央文件

                    1994年12月5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頒布了"關于加強科學技術普及工作的若干意見",其中第12條明確"要充分認識破除反科學、偽科學的長期性、復雜性和艱巨性,把這項工作始終不懈地堅持下去。對利用封建迷信搞違法犯罪活動的要堅決依法打擊,對反動會道門組織要堅決依法取締,對參與封建迷信活動的人要進行批評教育。各級領導干部要以身作則,自覺加強對現代科學文化知識、科學方法和科學思想的學習,自覺反對和抵制各種反科學思潮的沖擊和影響,不準參與、鼓勵各種封建迷信和偽科學活動。禁止黨政干部參神拜廟、求封占卜、大辦喪事,為樹立良好的社會風氣起模范帶頭作用。"

                    在中央文件的精神鼓舞下,1994年12月12日,李洪志的老家長春就有100多人聯名給中央有關部門送了詳細材料揭露李洪志是一個江湖騙子(據了解,一份送中國科協學會部,但未向領導匯報;另三份送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其中一份由黃靜波同志鎖在保險柜中,另有一份被偷給了李洪志)。這時,他慌了神,準備出逃。1995年1月2日就在北京法輪大法輔導員會議上明確地說:"大過年的還把大家召集來開個會,這個會不開還不行,因為我們好多學員都知道我馬上要去國外傳功。"于是李洪志的主要親信和骨干葉浩就把李送到香港,由紀烈武把他送到美國。此后,李于1995年5月31日到美國休斯敦市訪問、演講,并騙取了休斯頓市"榮譽市民"和"親善大使"的稱號,隨即又于1995年8月到馬來西亞吉隆坡進行1個月的訪問,演講。

                    國家新聞出版署根據群眾揭發并經過認真審讀,于1996年7月24日發出"關于立即收繳封存《中國法輪功》等五種書的通知"。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也因李洪志利用傳功,宣傳封建迷信,神化個人,制造政治謠言,將神學偽裝科學,于1996年12月9日注銷了"法輪功"的登記,至此,"法輪功"不論是組織上還是宣傳品都是非法的。

                    但是,李洪志卻以聽過他講歪理邪說的信眾為骨干力量,已經成立了"法輪大法研究會"和各地區的輔導總站,輔導站,并任命了若干輔導員,在全國各地非法發展組織。除了文化層次較低的一般民眾外,目標主要是革命老干部,國家機要部門干部以及中青年知識分子。以便尋得庇護支持、盜竊國家機密并利用中青年知識分子作為法輪功的第二梯隊和第三梯隊。

                    這一點李洪志1995年一月己明確指出:"我不在的情況下,研究會做出的決定,我們全國各地輔導站都要聽從、執行。作為一個輔導員那就更責無旁貸了。"同時,李洪志還明確說:"研究會做出的一切決定都是經過我同意的,我就是在任何地方,他們做出什么決定也是通過電話、傳真和我取得聯系之后他們才做出的。"這就是李洪志嚴密控制下的"法輪功"秘密組織系統!

                     "法輪功"的瘋狂與敗露

                    李洪志逃往境外后就在世界各地"講法"發展"法輪功"邪教組織,同時不斷向國內發出"經文",組織進行各種反社會,反人民的活動。

                    1997年,"法輪功"在國內的活動和危害日益暴露,首先是中國佛教協會于1997年2月組織發表了揭露"法輪功"的文章,明確指出"法輪功"是"附佛外道"(即打著佛教旗號的邪魔外道)。隨后,在浙江堅決打擊了"法輪功"非法發展組織的同時,《錢塘周末》于1997年12月12日發表了"一個年輕知識分子緣何猝死",揭露"法輪功"害人的真相。接著1998年4月1日《齊魯晚報》刊登了"法輪功是咋回事"揭露了練功不吃藥,延誤治療甚至導致病人死亡的案例。

                    何祚庥此時也驚呼后院起火!原來他們研究所的一個博士生練"法輪功""走火入魔",坐在床邊,幾天不吃不喝也不說話,北京電視臺記者李波對此事進行了采訪,并作了電視節目報導。

                    與此同時,各新聞媒體紛紛揭露"法輪功"是害人功。這時候"法輪功"立即組織信眾,無視法律,于1998年6月1日~3日組織千余人圍攻《齊魯晚報》,同時也圍攻其它新聞媒體。這時李洪志偷跑回來親自指揮,于1998年6月1日起圍攻北京電視臺。按李洪志的設計準備組織上萬人圍攻,結果只來了千余人,李為此大為惱火,撤換了北京站的站長,換上了積極指揮圍攻北京電視臺的姚潔。

                    盡管國家新聞出版署根據群眾揭發并經過認真審讀,于1996年7月24日發出"關于立即收繳封存《中國法輪功》等五種書的通知"。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也因李洪志利用傳功,宣傳封建迷信,神化個人,制造政治謠言,將神學偽裝科學,于1996年12月9日注銷了"法輪功"的登記,應該清楚"法輪功"不論是組織上還是宣傳品都是非法的。但北京電視臺記者李波還是被開除了,法輪功的氣焰從此變得更加囂張。

                    這正是"4·25"的預演。

                    為此,李洪志還大為后悔,認為應該直攻中宣部。失望之余,接著李洪志1998年7月6日就寫了一篇發給"法輪功"信眾人手一冊的必讀小本本《挖根》。說:"我早就看到有個別人,心不是為了維護大法,而是為了維護人類社會的什么。你如果作為一個常人我不反對,做一個維護人類社會的好人當然是件好事??墒悄悻F在是個修煉的人,站在什么基點上看待大法,這是根子上的問題,也正是我要給你指出的。在你們的修煉中,我會用一切辦法暴露出你們所有的心,從根子上挖掉它。

                    你們不能總是讓我帶著往上走,而你們自己不走,法講明了你們才動,沒有講明你們就不動或反向動,我不能承認這種行為是修煉。關鍵時我要叫你們決裂人時,你們卻不跟我走,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修煉是嚴肅的,差距拉開得越來越大了,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其實能做一個好人也可以,只是你們要清楚,路是你們自己選擇的。"

                    這意思就是讓信眾們不要去維護人類社會,而是要與人決裂?換一句話說,就是要信眾們去破壞人類社會!

                    接著,李洪志1998年7月26日在長春又緊急召開了輔導員會。會上有人問:在北京類似事件中,堅定實修者怎樣?李洪志的回答是:"堅定實修者怎樣,你這話什么意思?好像大家都沒有聽明白吧?就是說你沒有參與,你自己"堅定實修"了,是不是這個意思?話中有為自己失去圓滿機會而找理由根據,心都用到我這來了。道理我已經講得再清楚不過了。每一次事情,出現這個大的事情的時候,都是一個最好的考驗學員走出那圓滿的那最好的一步,最好的時機。我們有的人就能走出來,有的人他還覺得自己為了實修不動呢。圓滿了你都不動,我看你怎么辦,你也不想圓滿。光是修,修為了什么?不是圓滿嗎?實際上是為你自己找借口,為你另外一顆心找借口。不是實修不動,你平時表現得真的那么實修,那么不動嗎?"

                    這時候,李洪志反社會,反人類的嘴臉已經徹底暴露無遺了。開始時李洪志是要信眾們讀他的《轉法輪》,一遍一遍的讀就可以提高層次,最后達到"圓滿",這就是"堅定實修"。但是到了1998年變了,搞反政府,反社會的行動才能提高"層次",才能達到"園滿"。

                    根據《法輪大法》的種種非法活動,新聞出版署于1998年6月16日編寫了《新聞出版要情》(共印17份)向中央報告了"法輪功"圍攻新聞單位的情況,公安部于1998年7月21日發出對《法輪功》進行調查的通知。這時他們利用向黨政機關的非法滲透,盜竊文檔資料,及時發出了兩則《簡訊》號召信徒們抵制,并且組織一些老紅軍,老革命,老科學家們聯名(這其中就包括"301"的老院長李其華;"法輪功"的核心骨干公安部十一局的葉浩;中紀委副局級檢查員、監察專員葛秀藍等21人,只有3人是無黨派的包括關貴敏,其余全是中共黨員。這里還簡單說一下關貴敏現在美國,家中布置的就是供奉李洪志的佛堂,去年還打電話給李谷一要她不要參加"同一首歌"活動,說那是反"法輪功"的,被李谷一嚴詞駁斥。)寫信給中央,吹捧《法輪大法》,妄圖蒙蔽中央,使中央投鼠忌器以達到保護他們繼續進行非法活動的目的。

                    與此同時,由于"宗教文化出版社"于1998年6月出版了《佛教"氣功"與法輪功》,揭露了"法輪功"的邪教真相。于是他們又向中央告惡狀,寫了《關于中國佛教協會公開攻擊法輪功有礙社會穩定的情況報告》,署名的正好是"法輪大法研究會"的核心骨干,即李昌、于長新、王治文、葉浩、紀烈武、湯學華等6人,從而暴露了馬腳。

                     何祚庥再攻"法輪功"

                    1998年中國科學院"法輪功"頭頭孔繁芬親自出馬找何祚庥,說那個博士生"走火入魔"是練了雜功,"法輪功"是好的,同時送了一本《轉法輪》和景占義練"法輪功"元神出殼進入了煉鋼爐的報告文本。讓何祚庥也去練"法輪功"。然而,不久還是那個博士生繼續練"法輪功"再次"走火入魔",坐在床邊,幾不吃不喝,但是口中喃喃說著:"李洪志老師救我"。沒辦法,只好請他家人把他接回去治療。他家人把他的各種練"法輪功"材料,交給何祚庥請他來研究"法輪功"為什么這樣"邪"。何祚庥把這些材料交給宗教專家段啟明去研究,另外,根據國家新聞出版署的要求,對新出來的"法輪大法"的五種圖書進行審查,即花城出版社一本,以青海人民出版社名義的四本(非法出版物)由郭正誼審讀。

                    鑒于圍攻北京電視臺未達到預期的聲勢,李洪志在1998年在國外"講法"時就一再造謠說大陸上有一億人練"法輪功",自壯聲勢,并為他的信眾鼓氣。這完全是謊言,重復一千遍也沒有用。我們可以不考慮政府察明的準確數字,但是我們清楚,"法輪功"滲透的省市有二十左右,即占全國的2/3,其總人口約8~9億,如果真有1億人練"法輪功",那我們身邊每8~9個人中就應該有一個練"法輪功"的人,然而事實上各單位"法輪功"練習者不過是千分之1~3,再除掉嬰幼兒,統計下來,最多是200萬左右。

                    1999年1月,段啟明在無神論研究會上報告,詳細介紹了李洪志的出身經歷,學歷(初中),篡改生日等情況,并詳細的批判了他反科學、反人類的種種邪說,同時也舉了若干練"法輪功"致死的案例。郭正誼就審查的五本書作了補充:李洪志說他是宇宙間至高無上的神,其他的宗教都完了!科學本身就是邪教。這已經是末劫時期,只有他才能救人類,還吹噓在中國大陸,信徒已有一億。

                    會長任繼愈認為這是典型的危害全人類的邪教,應該盡快整理好材料上報中央,為了防止層層阻力,我們將以個人名義直報。

                    1999年初,天津《青少年科技博覽》請郭正誼邀請何祚庥為他們刊物寫一篇稿子,何祚庥欣然同意,及時送去了那篇有名的《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此文在1999年第四期發表。于是一場新的斗爭開始了。在李洪志的謠言蠱惑下,不少修練者就以為真的有一億人撐腰,加之又有李洪志的法身護體,還有那個"人不練法法煉人"的法輪在身上轉,于是就喪失理智讓干什么違法的事就去干。在1999年4月18日圍攻天津教育學院時就氣勢洶洶地宣稱:在天津我們有20萬弟子,在北京有100萬信徒……,似乎是人多就能嚇倒人。然而這都是肥皂泡一樣的自欺欺人的謊言。

                    此時,天津每晚與北京聯系,開始只是天津的一些人,接著唐山的也來了,后來東北又來了一大批。談判代表也升格了,于長新親自上陣。由于我們已把有關資料都傳給了天津,告他們這是非法組織的非法活動。一定要頂住,當然天津市委也是堅決支持天津教育學院頂住法輪功騷擾的。

                    與此同時,在北京"法輪功"信徒也不斷到何祚庥家鬧事。說那個博士生練功姿式不對,才"走火入魔"的,何祚庥說你們的練功姿式都一樣嗎?說也都不一樣。何祚庥說你們也千萬別練了,不然也都會"走火入魔"?!?

                    4月22日召開紀念五四座談會,于光遠老第一個發言:他說看來就會發生大事,最后是段啟明講了"法輪功"問題。午飯后,任老批評我們辦事拖拉,親自修訂了上報材料,大家簽了名,說一定要在星期一送到中央。然而"法輪功"比我們先走了半步。終于我們的材料在4月·25日下午送到中央,當時國務院的人正與李昌等人交涉。

                    這就是在李洪志的謊言鼓動和他4月22日潛回北京親自指揮下,終于組織了"法輪功"練習者包圍天津又轉到北京上萬人圍困中南海的1999年的4·25事件。應該指出,在此之前,"法輪功"在美國的新聞發言人易蓉已經向世界各大媒體發布:最近北京將有大事發生,請密切關注。至此,李洪志及其邪教"法輪功"陰謀策劃反社會、反人民、反政府的《4。25》事件暴露無遺。

                     境外造勢指揮,境內猖狂

                    "法輪功"練習者是如何組織和指揮的?是用了Internet互聯網。

                    1999年5月2日李洪志在悉尼接見新聞媒體時,記者問:李先生我想問一下兒,全世界有那么多的學員,有一億多人。你跟他們溝通的途徑,大概有哪幾種?回答是:沒有什么溝通途徑,沒有直接的溝通途徑。你們知道,因為你們都知道這里開會了,我也就知道了,他們互相之間,為什么說哪個地方有什么事情都知道呢?大家知道Internet互聯網,這個東西在全世界是非常方便的,說哪里要開會的時候,就在網上打出來,全世界很多地區的人也就知道了,我也就能知道,其實我和他們平時沒有任何往來,連電話都沒有。(這就又讓我們想起了1995年1月李洪志曾說過的:"研究會作出的一切決定都是經過我同意的,我就是在任何地方,他們作出什么決定也是通過電話、傳真和我取得聯系之后他們才作出的。"那時候李洪志還只知道通過電話、傳真來控制大法組織,如今跑到國外后,得到"洋主子"支持,用了Internet互聯網,果真是提高"層次"了?。?

                    4·25以后,李洪志的"公告欄"在6月2日宣布:"不論環境如何艱難,我們給他們正確認識法輪大法真實情況的機會。在Internet網絡上讀者可以看到各種有關消息。"也就是說所有"法輪功"修練者已經完全被Internet網絡所控制了。
                  在這里想公布一個數字,在1999年4·25前后,"法輪功"的Internet互聯網站,在美國是39個,在其他國家是20幾個,在大陸是20個,另加香港、臺灣各一個。這百十多個網站都是非商業性的,免費提供各種材料,其經費來源不言自明。

                    當時,國內的網站站長是李昌,而葉浩在4·25前逃往加拿大,4·25后葉浩立即在那里又建立了"明慧網",共有6個鏡像站點(隨后又設立了新生、見證等網站)。而國內也增設了4個不被注意的小站點。他們利用網站和信箱,傳遞消息,攻擊政府,鼓動信眾,制造動亂。例如:在6月4日清晨,北京的練功點上都普遍傳閱或宣讀一份李洪志于1999年6月2日寫的"我的一點感想",經我們查找李洪志于1999年6月2日寫的"我的一點感想",竟然是在臺灣的法輪功網上發出的,而且是簡體中文的!只是在6月4日以后,大陸的網點才紛紛轉貼出李洪志的"我的一點感想"。

                    1999年7月22日我國公開取締"法輪功"和"法輪大法研究會",7月31日發出對邪教頭子李洪志的通輯令。國內的非法網站全部查封。這時李洪志在美國龜縮起來,直到現在不敢在公開場合露面。這時"法輪功"組織的指揮權完全落在葉浩控制的"明慧網"上,而在社會上公開活動的,則是自稱是"法輪功"的發言人張而平(曾為李洪志的英文翻譯)。

                    3月20日,聯合國第56屆人權大會在日內瓦召開,李洪志一伙打著"人權"的幌子,讓張而平組織一批"法輪功"信眾到日內瓦大搞集體"練功",其中不乏外國修煉者。張而平還在會外舉行記者招待會、"譴責中國"簽名活動和所謂的"受害者控訴"等,不遺余力地為美國搞反華提案鼓噪,企圖仰仗西方敵對勢力對我國政府施壓。

                    與之配合的是在"明慧網"的指揮下,4月13日,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即將表決美國提出的所謂譴責中國的議案之際,100多名"法輪功"頑固分子突然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聚集滋事,企圖引起全世界的矚目,與美國反華勢力遙相呼應。

                    緊接著在"明慧網"的宣傳和指揮下,精心策劃,大肆煽動在2000年4月25日、5月11日、5月13日(即李洪志及"法輪功"邪教組織骨干借助所謂的非法圍聚中南海一周年、李洪志精心篡改的"生日"以及所謂的"世界法輪大法日"等"紀念日"),聚眾鬧事,企圖掀起軒然大波。

                    在這場所謂的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明慧網"不遺余力地宣傳,我們且看其中的一段"中午時分紐約市首屆世界法輪大法日慶?;顒诱介_始。各種族學員本國語言致賀詞,集體功法演示,教功,咨詢,采訪......就在第一輪功法演示結束后,公園的擴音喇叭里傳來了一個親切溫暖的消息:我們尊敬的師父問大家好!"

                    原來在這時李洪志雖然躲避在美國,也還是不敢見人,不敢見陽光。在這情況下不少信眾起了疑心,李洪志哪里去了?有人就引用《轉法輪》中"再奔就五十歲去了",說李洪志過了50歲生日后已經"圓滿"離開人間了。在這時"明慧網"亂了陣腳,在"明慧網"和別的網站上一再宣稱"重大問題一定要看明慧網的態度"并發動了一場"助師世間行"活動,要信眾走向中小城市去宣傳"法輪功",這在大陸雖然無效,但確實滲透到國外的中小城市。

                    接著在"明慧網"李洪志連續發表言論,煽動執迷不悟的"法輪功"頑固分子鋌而走險。例如在6月16日在"明慧網"上發出的"走向圓滿"中,李洪志煽動說:"頂著壓力走出來證實大法的弟子是偉大的。弟子們等待著圓滿,我也不能再等待下去了。"在他的授意、教唆下,"法輪功"組織的非法活動變本加厲、迅速增多,北京等地甚至多次發生了上百名"法輪功"練習者非法聚集事件。

                    "明慧網"發動的"助師世間行"活動,由于在大陸無效,他們就又鼓動信眾貼標語,撒傳單,并在網上給出1頁、2頁、3頁……的傳單底稿,以達到擾亂社會的目的。

                    2000年9月27日"明慧網"又發出了"嚴肅的教誨--記師父最近一次談話"在這個"談話"中,李洪志說:"我為在這一年多來,為證實大法而走出來的弟子、未來的大覺者們而高興。無論他們被關押或為堅修大法而失去人的生命,他們都是圓滿。""有人說:走出來是參與政治、和人斗等等,用這借口欺騙著自己,還動搖著其他想要走出來的人。還有的人說:師父為什么不快點結束這件事呢?我用人的話說他們一句:這些人還好意思說呢!那些在魔難中遭到迫害的弟子就是在痛苦中等待他們哪!等待著他們走出人來。""這和99年4.25以前,老弟子怎么學好法、得到法時的心態不是一回事,那時候是學、是得法,現在是學法的同時在邪惡迫害法時如何起到證實法的作用。"

                    為了保存他潛伏下來的幕后班子,李洪志又說:"其實國內一定高的社會階層的學員如能在自己的環境中利用他們的條件證實大法,因此不向邪惡暴露自己,也是了不起的在證實大法?!?

                    也正是在這時候,"明慧網"上又發出了"正法修煉走向圓滿"等文章,說什么"目前已到法正人間的關鍵時刻",10月1日國慶節"全體大法弟子一定要排除束縛和阻擋"到天安門廣場去"完成最后的修煉過程"。甚至揚言,10月1日將有10萬大法弟子到天安門廣場示威!

                    10月1日國慶節確有20萬人齊集天安門廣場,但不是示威,而是觀看升國旗儀式。之后,也確有千余個"法輪功"邪教組織頑固分子受李洪志等人的煽動,跑到天安門廣場進行非法聚集活動?;烊胝谔彀查T廣場游覽的群眾中,非法散發宣傳品、打橫幅、喊口號,企圖聚集鬧事,擾亂廣場秩序。受到廣大的群眾的嚴厲斥責,很快地就被依法帶走。這可能是他們竭盡全力能騙來的最大隊伍了。

                    事實表明,這次"法輪功"邪教組織的滋事活動是李洪志等精心組織的有預謀、有計劃、有目的的通過"明慧網"組織的反政府的政治活動。國慶節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滋事的"法輪功"頑固分子行動一致,身著統一制作的服裝,準時在同一時間露面。從國慶節發生在天安門廣場的舉動看,"法輪功"組織在中國境內還有嚴密的組織。這正是李洪志說的:國內一定高的社會階層的學員如能在自己的環境中利用他們的條件,因此不暴露自己的那些人。

                    之后,"明慧網"一再在其他網上聲明:"明慧網"與李洪志關系一直密切。并準備在美國舊金山舉行"法輪大法周"進行配合。10月21日在舊金山市凱悅酒店聚集了約500名法輪功信徒搞活動。下午3時,在多名保鏢的護衛下,龜縮了一年零三個月的李洪志突然來到現場,并講了30分鐘話。一方為走出來的信徒打氣,又大講當前的形勢及法輪大法面臨的局面。最后,李洪志表示要借此機會,向美國、加拿大各級政府授予法輪功及其個人的支持表示感謝。

                    這一切充份說明,李洪志一伙已完全喪失國格、人格,積極投靠國外反華勢力,心甘情愿地充當國際敵對勢力干涉我國內政的工具。

                    來源:龍江百姓生活網2006-11-247:10:02
                  分享到:
                  責任編輯:
                  日韩人妻无码喷潮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