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凱風專區  >  資料庫  >  官方聲音
                  邪魔纏身棄親情 幡然悔悟重做人

                  2020-05-12 來源:anticult.kaiwind.com

                     我叫張標,是湖南華菱衡陽鋼管集團一名普通職工,現年43歲。過去因受李洪志及其“法輪大法”的蒙騙,我曾一度泥足深陷,不能自拔,給家庭和社會帶來了危害。在黨和政府的大力幫教挽救下,現在我終于認清了李洪志的邪教本質,逐步擺脫了“法輪功”邪教的精神控制,與“法輪功”徹底決裂,開始了我的新生活,享受著一家團圓的天倫之樂。

                    前途迷惘信邪教

                    我本是一個有著遠大抱負的熱血青年,但由于高考落榜,自己一下子感到前途無望,1995年已過而立之年的我,雖然招工進入了衡鋼集團,但覺得事業一無所成,而對現狀與未來,我的心一片惘然,不知前途在何方?在這種迷惘的狀態下,我開始接觸到“法輪功”,受李洪志散布的“修練‘法輪功’可以使人功德圓滿、可以‘升天’”等邪說的影響,我加入了“法輪大法”組織,開始修煉“法輪功”。一開始我還沒那么投入,只是在家里單獨學練“法輪功”。 1997年5月,我正式參加“練功點”的活動,并且擔任了“練功點”的輔導員,除了上班之外,別的事一概不聞不問,全身心投入到“法輪功”的修煉之中。每天清晨集體煉功,晚上集體學法。如此風雨無阻地堅持了兩年。

                    邪魔纏身棄親情

                    自從陷入“法輪功”邪教深淵后,我迷失了自我,喪失了人性,拋棄了親情。1999年我結婚9年的妻子懷孕了,這是我盼望已久的高興事。當時,她極需要我的照顧,然而我由于癡迷于“法輪功”,難以放下“輔導員”的工作,難以放棄對“功德圓滿”的追求,因此顧不了什么人情、親情,顧不上照料正在懷孕的妻子,整天班不上,四處奔波“弘法”,到處秘密散發“法輪功”傳單。1999年10月,我妻子生下了小孩,在“法輪功”組織散發的“讓我們站起來,讓我們走出來”的宣傳蠱惑和煽動下,為了進京“弘法”,我含著眼淚忍受心靈的傷痛,于10月22日凌晨不辭而別地離開了未滿月的女兒和正坐月子的妻子,義無反顧地踏上了去北京的火車。由于路費不夠,只好從武漢下車,然后連續步行兩晚一天,嘗足了雙腳打滿血泡的苦痛。這一次,我沒能到北京,在鄭州黃河大橋上被武警攔截下來。后來我又于2000年6月、12月二次上北京“弘法”,并與其他“功友”深夜四處散發傳單,張貼反宣品?,F在回想起來,心里感到十分慚愧。但由于我進京滋事,違反了國家法律法規,被公安機關拘留。每當妻子抱著女兒到拘留所里來看我時,我心里感到非常痛苦,覺得愧對于襁褓中的女兒和身體虛弱的妻子,在她們最需要我的時候,而我卻為了修煉“法輪功”,沒盡到做父親、做丈夫的責任。為了修煉“法輪功”,為了追求更高“層次”,我甚至不惜離婚,與妻子分手。

                    幡然悔悟重做人

                    2000年12月31日,在“法輪功組織的煽動下”,為了“迎接新世紀”的到來,我第三次進京滋事,因嚴重擾亂社會秩序被勞教一年。在勞教期間,我開始以絕食進行對抗,處處與管教干警們作對,帶頭背“經書”。由于絕食后造成營養跟不上,引起心跳異常,干警們立即把我送往醫院治療。這件事使我充分體驗到黨對“法輪功”癡迷者的關心與愛護,這與境外“法輪功”組織宣傳的“勞教所是魔窟”的謊言形成鮮明的對照。在黨委、政府和風細雨的幫教下,我開始進行深思:“為什么我們多次違反法律法規,做了那么多讓黨和人民、讓親人傷心的事,而黨仍這樣不遺余力地教育挽救我們?”多次深思之后,我對修煉“法輪功”逐漸產生動搖。正在這時,與我離了婚的妻子,帶著可愛的女兒,意想不到地來勞教所看望我,并告訴我這是最后的機會,如果我繼續頑固不化,她要另找朋友了。同時,組織又安排已經轉化過來的同志給我現身說法,進一步幫助啟發我。在組織的諄諄教育和真心關懷下,在妻兒、親人的真情感動下,我進一步自我反省。從反省中發現:修煉“法輪功”、求“圓滿”的心是顆很大的貪心,其程度比起追求功名利祿來,有過之而無不及。一般人追求的,只是人間的福貴。而“法輪功”習練者貪求的是遠遠超過人間福貴的“法輪世界”;學“法輪功”的人去做一些好事的時候,是在將來能夠“圓滿”的條件下才去做。如果沒有“圓滿”,還會心甘情愿地去做嗎?這時,我又思考著,共產黨把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當作是自己的唯一宗旨,提倡無私奉獻、公而忘私,這比“法輪功”提倡的為追求個人“圓滿”而做好人好事,其境界要高多少倍呀!從此以后,我逐步走上了轉化之路,走向新生。從勞教所出來后,集團公司及時安排我重新上崗,同時妻子也與我復了婚,過去我所失去的一切又重新回來了。此時,我親身感受到“失而復得”的珍貴,從內心感謝中國共產黨,是黨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從此我轉化的思想更加堅定不移,并逐步產生了入黨的想法,在一次與分廠黨委書記的交談中,我提出了入黨的要求,得到了分廠黨委書記的熱情支持,他立即給我送來了一本黨章,鼓勵我好好學習。于是,我寫了入黨申請書。通過學習、思考、提高,使我對未來充滿信心,對黨、對祖國充滿信心,我決定要為追求共產主義遠大目標而奮斗終生。

                    在這里我也奉勸那些仍對“法輪功”癡迷不悟的兄弟姐妹們:妄想在“法輪功”的基礎上利已、利人,這是根本達不到的。李洪志的說教是前后矛盾的。一方面不敢叫信仰者放下“圓滿”的美夢;另一方面又說要拯救人類社會。這等于是:即不愿意放下私心,同時又說自己擁有公心。信仰這種矛盾理論的人,怎么可能會心安理得呢。好在偉大的黨擁有無法比擬的耐心,等待我們迷途知返,但愿我的覺悟或多或少地起點正面的作用。說實在的,李洪志說:“佛是通過修煉覺悟了的人”,而真正的共產黨員,能夠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能夠吃苦在前,享受在后,這不是覺悟了的人,那么,誰又是覺悟了的人呢?

                  (責任編輯:)    

                  分享到:
                  責任編輯:
                  日韩人妻无码喷潮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