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凱風專區  >  資料庫  >  官方聲音
                  擺脫邪魔一身輕

                  2020-05-12 來源:anticult.kaiwind.com

                     我原是湖北省潛江市北門棉花加工廠的一名普通職工,99年開始習練法輪功,期間單位領導無數次地關心我,家人無數次地哀求我,親朋好友無數次地勸導我,但在法輪功與工作、親人之間卻“毅然決然”地陷進法輪功邪教泥潭里不能自拔,曾戲我迷失了自我。

                    我是一個性格比較文靜的女人,家庭的破碎曾使我一度消沉,身心疲憊不堪,萬念俱灰,不愿與人交往,幾乎將自己的心靈完全封閉。99年4月,我姐給我送來了兩本書,一本是《轉法輪》,一本《北美首屆法會上講話》。我一看就被他書中的一套套理論所吸引,加之自己的好奇心理,便對宇宙的結構,對另外空間的一切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從心里完全接受了它,一頭栽進去了。

                    99年7月國家依法取締法輪功,我還以為是政府搞錯了。便開始到武漢上訪,至此一發不可收拾。同年10月,在單位最忙最需要我時,我給單位丟下了一紙辭職報告,在我媽的苦苦哀求中,我頭也不回地踏上了北京的路途。當時真有點“壯士一去不回頭”的感覺。在天安門廣場,我被強制送回了當地。我單位領導沒有因我辭職而開除我,也沒有扣我無故曠工的工資,相反,單位還給我耐心細致地說服教育。然而,我卻把單位領導對我的寬容和慈愛視為“我將來圓滿后他們都會得福報”的理由,繼續“法輪輪世界” 里越陷越深。

                    2000年后,李洪志的經文一篇接一篇,什么“走向圓滿”、“去掉最后的執著”、“理性”等,說什么走出來是向世人講清真相,是為了救度世人。我便開始在當地的大街小巷逢人就講,見人就說,而且口才一向不好的我在與人講法輪功時是滔滔不絕,口若懸河。單位領導對我的各種關愛,我熟視無睹,麻木不仁。心中只有“法輪大法”“不要失去圓滿”的機會。此后,我更加肆無忌憚地在當地發傳單、掛橫幅,為“法輪功”邪教組織及歪理邪說推波助瀾。我不僅沒有認為這是政府對我的寬容和愛護,反而認為是自己“正念強”,政府拿我沒辦法。在當地學員的“嘖嘖”聲中,我的私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后來每次幫教人員找我談話,我不是“充耳不聞”,就是“視若不見”,完全擺出了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從此,我便更加有恃無恐地開始到處流竄,在幾個法輪功頑固分子的介紹下,我輾轉幾個縣市,干出了一些違法亂紀,擾亂社會秩序的壞事。

                    04年,我因到處張貼、散發反動宣傳品,被請進了看守所,后因有病被譴送當地監視居住?;氐郊亦l后聽說,在我外出期間,我年近七旬的老母親日夜思念著我,常常在夢中呼喚著我的名字。有一次母親竟然在夢中與我相擁相泣,不讓我再離開,拉著我的衣角不放,迷迷糊糊中,母親不慎從睡夢中摔到了床下,額頭至眼角摔破二寸長的口子,到醫院縫了二十幾針。我的兒子在外地讀書,好不容易盼星星盼月亮地盼來假期,回家卻見不上媽媽一眼,急得大哭。我的每個親人都為我操碎了心。我單位領導并沒有因為我自動下崗而放棄我,逢年過節總是四處找我,黨和政府更沒放棄我,多次做我的思想工作,并組織了幫教小組耐心細致對我進行幫教。

                    在幫教過程中,我把所有人員對我的呵護視為“偽善”。我堅持按明慧網的要求“在邪惡的轉化者”面前,將自己的“口、眼、耳、鼻、身、意”全面封閉,對抗著所有關心和幫助我的人。由于我身體一度不好,這里的醫生輪番日夜為我檢查,量血壓、打點滴,組長慈母般的關愛,親自喂我吃飯,江書記一天幾次到寢室看望我。幫教人員數十天如一日的精心侍候,有關領導親自打電話請來我單位領導及政府領導把我送到醫院做身體全面檢查。這所有的一切一切,我開始反思我自己:我口口聲聲標榜自己在做好人,與人為善,為別人著想??晌业男袨槭窃谧龊萌藛??別人為我做了這么多,我為別人做了什么呢?我不吃不喝牽動了多少人的心,這是好人的表現嗎?

                    經過幾天幾夜的深刻反思,在事實和真理面前,我覺醒了。原來,我苦苦追求的,甚至可以為之付出生命代價的“上層次”、“求圓滿”、“度眾生”的法輪世界,竟是一場驚天騙局。我心目中最偉大的“神”竟是一個騙子。李洪志盜用佛家和道家的一些理論,然后貫注一些自己的歪理邪說,制造一種神秘氣氛,鼓吹地球爆炸說,騙取不明真相的善良人們的崇拜。他將自己的生日由1952年7月7日改為1951年5月13日,目的是想與“釋迦牟尼”同日,他聚斂大量錢財,過著窮奢極奢侈的生活。他說法輪功沒有組織,然而,上至法輪大法研究會,下至各市輔導站練功點,組織嚴密,完全受控于他。他說法輪功不參與政治,卻與西方反華勢力勾結。他親自策劃了“4.15”事件,他不僅僅是反人類,其反科學性也非常明顯。他極力貶低科學。說現在的科學是站在錯誤的基點上發展起來的,他大搞教主崇拜,以“祛病健身”為由,以“真、善、忍”為幌子,要求練功者不光要練功,還要學法。鼓吹“法身”無處不在,可以洞察人的思維,還講什么“不二法門”,目的是把練功者思想掏空,對他言聽計從,給練功者套上精神枷鎖,失去判斷是非的能力,一心一意隨他而去。一些法輪功練習者如癡如醉,最終走上了自焚、自殺、自殘以及殺親殺友的不歸路。李洪志的“真、善、忍”實際變成了“真殘忍”。給無數家庭造成了傷害,給社會造成不安定,給國家造成極壞的影響。

                    認清了李洪志及其法輪功的邪惡本質,我的整個人真的是徹底輕松了,徹底解脫了。找回真實的自我后,我開始用自己的親身經歷“現身說法”,幫助一些仍然癡迷法輪功的人擺脫精神枷鎖,我昔日的幾位功友,已在我的感化下已徹底轉化。05年,我還光榮地被聘為幫教員,協助幫教小組做轉化工作。

                    現在,我已回到了家鄉,有了新的工作,收入比較穩定,生活一天比一天好。平時只要有時間,我就和家人談心、散步、打打羽毛球,生活過得有滋有味,家庭其樂融融?;剡^頭來看,還是過平常日子好??!什么“升天”“圓滿”,那都是虛無飄渺的騙人的鬼話。在此,我真心奉勸還沒有醒悟的昔日的功友們,趕快回頭吧!平淡生活貴如金,別再上當受騙,被他人所利用,為他人當“炮灰”了!    

                  (責任編輯:)    

                  分享到:
                  責任編輯:
                  日韩人妻无码喷潮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