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凱風專區  >  資料庫  >  官方聲音
                  得聞佛法廓清邪教 幡然覺悟人生真諦_政府立場_凱風網

                  2020-05-12 來源:anticult.kaiwind.com

                     我叫李爾升,現年40歲,大學文化,原延安市檢察院干部。今天,我將自己的從癡迷“法輪功”到醒悟的經歷寫出來,希望有緣者看到此文后快快覺悟;也希望那些有信仰追求的人千萬謹慎,分清正邪,遠離邪知邪見。

                    修煉氣功   誤入邪教

                    我從小喜歡文學,對中國傳統文化有著濃厚的興趣。1997年3月,我在朋友處初次看到《中國法輪功》和《轉法輪》,作者是李洪志。這兩本書似乎講的是古老的佛家氣功修煉,因為只有佛教才講轉法輪??上耶敃r并沒有認真地去翻閱佛教經典,便按照李洪志講的開始了氣功修煉。任何一種氣功修煉對人的身體都是有好處的,在習練“法輪功”兩個月左右,我的低血壓和神經衰弱有所好轉,于是便被吸引?,F在看來,李洪志所編創的“法輪功”源于傳統的佛、道兩大家氣功修煉,他揉合了兩家功法中好的東西,用于祛病健身,而其借傳播氣功所推出的“法輪大法”,則完全盜自于佛教經典,并摻合了少部分道家經典的內容。李洪志初期一直宣揚的“真善忍”,要求人怎樣做一個好人,怎樣旨在提高社會的道德水平,便覺得這實在是一種好的信仰。對于一個普通的氣功修煉者來說,要及時認清看透李洪志用高深巧妙手法隱藏起來的“法輪功”邪教本質,確實是有相當難度的。

                    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是中國社會的轉型時期,普遍的信仰危機以及家庭不和、社會保障問題、某些腐敗現象等,各種因素促進了“法輪功”在國內的迅速蔓延。我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不知不覺的滑入邪教的。隨著傳功的不斷深入,李洪志宣稱他不是來傳普通的氣功的,他的使命是像釋迦牟尼佛一樣來傳佛法度人的。1998年其發出一篇所謂的經文“挖根”,這是李洪志整個傳功過程的轉折,他宣稱要帶弟子們“圓滿”,“法輪功”要在中國正式注冊,要公開向國家申請合法的地位,鼓勵堅信“大法”的人要敢于為信仰付出犧牲,走出去向各級政府證實和弘揚大法。那時候的修煉者經過長期的洗腦,都認為“法輪功”是真正的佛法,是宇宙真理,應當義無反顧地去追求和維護。于是1999年發生了震驚中外的“4·25”中南海聚集事件,一萬多名從全國各地趕去的“法輪功”癡迷者向國家領導人提出無理要求。1999年7月22日當國家正式宣布取締“法輪功”時,李洪志不顧追隨者們的安危,以“法輪功”不是非法組織和邪教為由,鼓動大批癡迷者上訪,為“法輪功”邪教正名??蓱z我等誤入邪教歧途,認假為真已難以自拔,當時延安有一批癡迷者徑直去北京上訪,一部分去市委上訪。我和原延安輔導站站長及另一位年紀大的輔導員三人一同去市委遞交了“申請書”,驚動市委書記親自接待。后我被行政拘留十五天,單位給予留黨察看和行政記大過處分。

                    人一旦將錯誤的東西認作真理,并上升到信仰的高度來維護,便會脫離正確的人生觀念和軌道,做出后果嚴重的事情。2000年初,從外地傳來一份資料,李洪志說個人修煉“圓滿”的最后機會到了,“能不能走出去是對每一個修煉者的重大考驗”,要求全國各地“法輪功”學員均要證實大法,走出去維護大法。已經陷入邪教癡迷如夢游一般的我,便和幾個同修者商量,覺得應該義無反顧地去北京,甚至想到了歷史上那些為捍衛真理獻出生命的仁人志士。我寫了一份為“法輪功”鳴不平的材料,和幾個癡迷者,其中有我的愛人,領著六歲的兒子偷偷去了北京。我們的上訪引發了延安其他癡迷者的上訪,先后有幾十人拋家舍業趕赴北京,引起當地政府、公安機關、相關單位的震驚和混亂……我和同去的7人在天安門前練功時被公安人員控制,并被遣送回延。后我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妻子等數人被送勞教。原單位領導因為我受到嚴厲批評,工作受到嚴重影響。我的母親因無法接受這樣的現實呼天搶地,傷心欲絕幾度病發。我的父親一生剛強,看著兒子陷入邪教,無力自拔,老淚縱橫。我可愛的兒子悲傷無助的離開延安,跟著爺爺奶奶回到吳起老家。

                    2001年2月我被送到陜西省第二監獄服刑,遠離了家鄉和親人,我的精神除了“法輪功”已沒有任何依賴。通過干警的幫教,許多練功自殺自焚的現實使我逐漸清醒起來。一方面感到“法輪功”的理論是很好的“佛法”,一方面又看到李洪志確確實實違背了其初期宣稱的不干涉政治、不違背法律、真修向善的宗旨。作為一個法律工作者,我自己的行為已嚴重違犯了國家法律,卻還以為是追求真理。李洪志卻在美國,與中國政府搞起了政治斗爭。我做夢也沒有想過要反黨反政府啊,我陷入無法解脫的痛楚中,曾連續八天八夜滴水未沾,兩次住進監獄醫院。感謝我的愛人在我最困難的時候兩次前來探視,她因為轉化好被提前解教,為我帶來了許多轉化資料和七封長信,我的父母親和兒子也千里迢迢趕來看我。閱讀妻子帶來的一疊疊資料,我逐漸認清了李洪志利用傳功講法求名求利,搞教主崇拜和政治斗爭,給中國帶來深重的災難的事實真相,我認識到自己的行為嚴重擾亂了社會秩序,是有罪過的。于是我的思想實現了轉化,被提前一年刑釋。

                    2004年3月,我回到了延安。就在我回到家的前一段,當地幾個熟悉的朋友,因為仍然癡迷“法輪功”四處散發傳單而被勞教,有許多人仍然在家偷偷修煉“法輪功”。據悉,一些地方從“法輪功”中轉化出來的人員,因為精神上沒有出路,又想追求修煉,搞起了許多自創的類似“法輪功”的附佛外道。

                    得聞佛法   廓清正邪

                    我雖然從“法輪功”邪教中轉化了出來,也幫助一些癡迷者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轉化工作,但對“法輪功”歪理邪說并沒有做過深入思考和徹底剖析。2006年9月,我因腿扭傷在西安第四軍醫大學檢查,驚異的發現已是惡性骨瘤晚期。癌癥,一個不幸的事實使我陷入人生的最低谷。往事一幕幕回放,人活著的意義是什么?當我要離開這個世界時,最欣慰的事有哪些?最難以釋懷的事是什么?修煉“法輪功”改變了我的整個人生,李洪志曾經說,所有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有他的法身保護,一進門修煉他就把這個人的“業力”拿掉一半,通過自身修煉就會消掉另一半,所以練功人是不會再得病的。而我曾經拋家舍業,認真地修煉,鋃鐺入獄還不忘功法,為什么“業力”非但沒有絲毫的消除反而得了絕癥呢?李洪志的“法輪功”到底是佛法還是邪教,搞不清我不甘心??!這需要相當深度的研究才能真正識別,而唯一的辦法是要找來真正的佛教經典進行深入的探尋比較,才能正本清源,廓清真假正邪。我愛人和哥哥應我的請求,先后兩趟去西安大興善寺請回《金剛經》、《佛說無量壽壯嚴清凈平等覺經》、《楞嚴經》等經典,以及當代高僧大德凈空老法師的講經資料。隨著閱讀的深入,我逐漸看清了李洪志及“法輪功”的來龍去脈及邪教本質。
                  李洪志所謂的“法輪功”及后期的“法輪大法”一直到今天蒙蔽了成千上萬的人,修煉者誤認為李洪志真的是像釋迦牟尼佛一樣的大覺者再現,來傳佛法度人的,而舍命追隨不覺悟。局外人因為對氣功修煉接觸甚少,特別是對真正的佛法不了解,導致邪教一而再再而三的惑亂社會,危害癡迷者的身心健康。綜合“法輪大法”之歪理邪說,我認為有兩大體系。一是“宇宙大法”。李洪志由初期剽竊佛家和道家氣功形成“法輪功”,修煉者通過練功使身體受益,隨著信徒激增,李洪志的個人名利野心膨脹,自我宣稱是宇宙主佛,是在末法時期來傳法度人的,他所傳的是唯一真正的“宇宙大法”。李洪志可能較深的研究過佛經包括藏密,其所謂“講法”中許多概念、內容均盜自于佛教經典。他篡改了佛經中的一個中心名詞“法性”或“佛性”,捏造“真善忍”為宇宙特性,宣稱以此修行的人能不斷地提高層次,最后能達到“圓滿”,可以“白日飛升”。李洪志能操控眾多的癡迷者不斷的上訪滋事,正是在這個理論的指使下進行的,因為他說:“頂著壓力走出去證實大法的弟子是偉大的”,“這是最后圓滿的機會”,“你們在實現著人類歷史上的輝煌”。二是“正法”。李洪志在2001年宣稱,個人修煉已結束,他要用十年的時間來“法正人間”。這個所謂“正法”的歪理乃曠古大妄語。他宣稱宇宙偏離了,他的使命是要將偏離的宇宙歸正到原始的狀態,宇宙中的一切高級生命包括釋迦牟尼佛、老子、上帝,統統在他的正法之下要順應,不然就要和一切敗壞的生命被淘汰掉。后期的“法輪功”癡迷者,正是在這一邪理的蠱惑下冒著被法律打擊的危險散發“經文”,做著自以為是在“救度眾生”的夢。

                    值得一提的是,從“法輪功”第一個邪教理論中轉化出來的許多人,因為存有尋求正教信仰修煉的心,被某些如李洪志一樣的人所蒙蔽,重新陷入由“法輪功”歪理邪說派生出的新的邪教里。這些人神秘宣稱,秉承了新的修煉使命,用欺騙手段網絡追隨者,聚斂錢財。如“安利”、“定位”、“新田”、“天獅”等傳銷直銷組織中,聚集了部分這樣的附佛外道團體。

                    佛教是兩千余年前在古印度由釋迦牟尼創立的,他本是王子,因為覺悟到生老病死的痛苦,而發愿尋求一條根本的解脫之道。他放棄了王位的繼承,苦心修煉,最終在菩提樹下大徹大悟而成佛。佛不是迷信,是通過修煉覺悟了的人。佛開悟后為了普度眾生講經說法四十九年,佛教三藏十二部經典涵蓋了天文、地理、歷史、政治、文化、藝術、醫學等各個領域,是人類文明的寶庫。佛教的基本精神是慈悲與平等,其理念是對一切眾生至善圓滿的教育。凈空老法師用二十個字概括了大乘佛法的基本綱領:“真誠、清凈、平等、正覺、慈悲;看破、放下、自在、隨緣、念佛”。佛教一條最重要的原則是“因果”原則,“萬法皆空,因果不空”,宇宙有緣起法,自然萬物的運動變化,皆是有內在規律的。李洪志之“法輪大法”公然違背佛法的基本原理,不講因果,不講緣起,憑空捏造說:“人是從宇宙高層次上掉下來的”,甚至說一層層的宇宙都是他造的,他可以任意主宰和銷毀人類。其整部歪理邪說均是神化自己,是違背自然因果規律的。佛教在修煉原則上講“戒律”,修煉的人首先要守“三皈五戒”,即“不殺生、不盜竊、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而李洪志整部所謂“大法”沒有戒律。佛教認為一切物類均有生命,螞蟻、蟲子都要愛護,不可傷害,李洪志卻說“打死就打死了,是它該死了”,甚至說人修煉到高境界上可以殺生,殺了他就是度了他。佛教出家人修煉不吃肉,李洪志說“我們的法大,只要沒有吃肉的心,可以吃肉”。佛教修煉者不妄語、不說假話,而李洪志在中國政府取締“法輪功”之后,在國際上公開說了無數的假話,欺哄癡迷者和世人。其整部所謂“大法”就是一部拼湊起來的假經典。當然,李洪志也是一個假佛了。

                    從現實的角度看,“法輪功”邪教修煉所產生的效果與真正的佛法修煉至少有兩方面背道而馳。第一,對個人而言,正確的佛法修煉能使人心靈寧靜,慈悲寬容,由于內在品質的改變和道德境界的提升,必然帶來身體的健康長壽。而“法輪功”邪教走的是一條違背人性、扭曲人性的邪路,癡迷者在李洪志精心導演好的歧路上,越修越仇視社會,甚至忘記了修煉的初衷,搞起了政治斗爭,嚴重者走火入魔,自殘自焚,演出了一幕幕悲劇。第二,對于社會而言,佛教修煉一定會帶來家庭和睦、社會安定?!洞蟪藷o量壽壯嚴清凈平等覺經》云“佛所行處,國邑丘聚,靡不蒙化。天下和順,日月清明。風雨以時,災厲不起。國豐民安,兵戈無用。崇德興仁,務修禮讓。國無盜賊。無有冤枉。強不凌弱。各得其所”??v觀兩千余年佛教史,佛法興盛之時,也是社會繁榮昌盛之際,“愛國護教”是一代代佛教高僧大德一貫秉承的原則。而李洪志之“法輪功”邪教從1992年傳出以來,嚴重的擾亂了正常社會的秩序,無數的家庭破碎,國家付出大量的人力、物力做挽救轉化工作。目前,李洪志在西方反華勢力庇護下,仍興風作浪,造謠滋事,“法輪功”給中國社會帶來了深重的災難。

                    從佛法修持的角度看,大乘佛法的修煉基礎是“做人”,佛法不離世間法,也不壞亂世間法,只有將人做好了,才有資格修煉成高境界的圣人或覺者,這與中國儒家所主張的修身原則是一樣的。佛法修煉的基礎是《十善業道經》,教導人要“孝養父母,尊奉師長,慈心不殺,修十善業”。其中“五戒十善”中的五條戒律“殺、盜、淫、妄、酒”即是儒家思想中的“仁、義、禮、智、信”,可見佛法在世俗的層面上與儒家的教育是完全一致的。每一個佛弟子要做到“報四重恩”,即報父母恩,報師長恩,報國家恩,報眾生恩?!叭粽嫘扌腥?,不見世間過”,要忠于國家,護持正法,“不謗國主”?!胺ㄝ喒Α毙敖绦逕捳米吡艘粭l相反的路,李洪志鼓惑說為了維護“大法”,可以違犯人間的法律,肆無忌憚誹謗中傷國家領導人。癡迷者在追隨李洪志的過程中悖逆父母,不聽師長勸告,不滿政府的打擊,擾亂社會秩序,造下了無數的罪孽,每每思及自己曾經的錯誤,我總從心底涌來無盡的懺悔……

                    遠離邪教    覺悟人生

                    自古以來,修煉就有正法修煉和邪教修煉,“法輪功”可能是釋迦牟尼佛滅度后世界范圍內傳播最廣、危害最大的邪教。佛陀曾預言了大乘佛法傳入中國及盛衰的過程,同時也預言了末法時期將有諸多邪教出現,“邪師說法如恒河沙數”,李洪志所傳的“法輪功”邪教應當首列其中。佛陀為了讓后人區分佛法與邪教,專講了一部重要經典《大佛頂首楞嚴經》。自古高僧或古佛再來,或菩薩再現,常以凡夫自居,絕無說我是佛、菩薩者,故《楞嚴經》云:“我滅度后,敕諸菩薩及阿羅漢,應身生彼末法中,做種種形,度諸輪轉。終不自言,我真菩薩真阿羅漢,泄佛密因,輕言未學,唯除命終,陰有遺付”。李洪志以凡濫圣冒充佛主,正如佛所預言。經中進一步預言了此人能施大神通,誑惑迷信者,并能講經說法:“口中好言,佛有大小,某佛先佛,某佛后佛,其中亦有男佛女佛……師與弟子,俱陷王難”。凈宗十三祖印光大師對邪教亦有精辟開示:“凡不遵守國家法令,破壞佛門戒律者,不是善知識;凡自稱,或通過他人透漏,自己是佛菩薩再來者,不是善知識”。凈空老法師在接受香港《鳳凰衛視》記者采訪時說:“法輪功與佛教風馬牛不相及”。

                    隨著對佛教經典的不斷研讀,我從根本上看清了“法輪功”邪教,也感受到真正佛法的可貴。手術治療期間,我發愿皈依佛教,修持正法。今年農歷四月初八,釋迦佛誕辰日,我在妻子的陪同下去西安臥龍寺,在老方丈如誠法師的主持下受戒,成為在家居士?;厥淄?,想到還有許多善良的人陷在“法輪功”邪教里不能自拔,我心痛楚。凈空老法師在提及這些癡迷者時說:“要教育,使他們認識真正的佛法,遠離邪教”。

                    在此,我借此文向我原單位領導田輪澍檢察長表示深深的歉意,并感謝所有給我幫助和關懷的人們。祈愿佛教事業與構建和諧社會相得益彰,共同走向未來,祈愿祖國繁榮昌盛,人民幸??祵?。

                  (責任編輯:)    

                  分享到:
                  責任編輯:
                  日韩人妻无码喷潮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