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凱風專區  >  資料庫  >  警惕這些組織
                  心靈法門

                  2016-03-24 來源:凱風網

                    又名“盧臺長心靈法門”、“觀世音菩薩心靈法門”,澳籍華人盧軍宏2000年前后建立。盧軍宏,男,1960年生于上海,曾在上海長寧滬劇團、靜安越劇團工作,1989年出國到澳大利亞并加入澳籍。2007年6月,盧軍宏在澳創辦了東方華語廣播電臺,自任董事長兼臺長。 盧軍宏利用電臺《玄藝問答》《直話直說》《白話佛法》《玄藝綜述》等欄目傳播“心靈法門”。

                    “心靈法門”冒用佛教名義建立,神化頭目盧軍宏。盧軍宏自稱是“觀世音菩薩”的代言人,擁有菩薩的“大神通”,通過“看圖騰”,即能知曉人生宿命根本,通覽過去預知未來?!靶撵`法門”編造邪說,控制信徒?!靶撵`法門”稱,現在是“末法時期”,要想改變自己命運,只有搭上“觀世音菩薩的救度之船”,聽盧軍宏的節目錄音,看盧軍宏的書。

                    盧軍宏“獨創”了一個所謂的“小房子”,即把佛教的四個經咒(心經、大悲咒、往生咒、七佛滅罪真言)肆意編排成一個組合,讓信徒按他所規定的遍數念誦,念完后在一張類似小房子圖形的黃紙上圓圈內點上紅點,然后燒掉。

                  盧軍宏

                  盧軍宏

                  中國反邪教網編者按:近年來,一個源自澳大利亞、名為“心靈法門”的組織在澳洲、東南亞發展蔓延,頻頻舉辦所謂的“法會”,并不斷向國內滲透。據反映,陸續有受害者向有關部門投訴,稱該組織打著宗教旗號,神化首要頭目,編造歪理邪說,大肆騙錢斂財,危害社會。對此,國內媒體也曾多次予以揭露?,F將《新京報》7月31日的相關報道予以轉載,并提醒廣大網民擦亮眼睛,避免上當受騙。

                  “心靈法門”被定性具有邪教特征非法組織,創辦人盧軍宏每年非法斂財數億元;中國佛教協會呼吁抵制。

                  “心靈法門”信徒在盧軍宏見面會上跪拜。受訪者供圖

                  自稱觀音菩薩化身的盧軍宏在給“心靈法門”信徒講“佛法”。受訪者供圖

                  “心靈法門”信徒對質疑者進行恐嚇和詛咒。

                  信徒念經計數的黃紙被稱為“小房子”。

                  2000年前后,澳大利亞華僑盧軍宏創辦“心靈法門”,目前信徒已超過300萬人,多為中國籍信徒。

                  他自稱觀音菩薩化身,48個法身可入夢救人。他每年在境外各地舉辦多次法會,以佛教的名義公開招收弟子,用祛病、消災、消業等邪說作為誘餌,最終達到斂財的目的。

                  據有關部門透露,盧軍宏每年通過法會以及設立功德箱、拜師、兜售結緣物品、放生等方式,獲取的非法財產高達數億。

                  早在2014年,中國佛教協會曾表示,“心靈法門”雖然借用了佛教的某些概念和理論,但對這些內容認識膚淺、使用隨意,甚至對佛教的基本概念都進行了曲解,完全不符合佛教教義,呼吁佛教信眾自覺抵制“心靈法門”的不良影響,以免上當受騙。

                  近日,盧軍宏已被有關部門采取限制入境措施?!靶撵`法門”也被定性為具有邪教特征的非法組織。

                  2015年8月,“心靈法門”信徒梁平幫另一名信徒搬完幾箱書之后,突然倒地猝死。

                  43歲的梁平修行“心靈法門”5年。5年來,他每天不到4時就起床,做完念經功課后,在上班前拿著“心靈法門”的書籍,到菜市場、地鐵口或人流多的地方發放,是為積功德。

                  梁平的死被盧軍宏定義為“斂財,邪淫”。

                  這讓梁平的妻子黃茵接受不了?!皵控?,邪淫有損功德,他那么想積功德,怎么會這么做?”

                  她查詢了丈夫所有銀行卡和社交軟件聊天記錄——沒有多余錢財,和女性交往的信息也沒有曖昧的言語,聊天記錄都與弘法做功德有關。

                  相反,因大量送書“度人”,他們的家庭生活日漸困難。

                  信徒挽救病重親人被告知多念經

                  6月30日及7月1日,部分原“心靈法門”信徒在上海接受記者采訪時,介紹自己加入“心靈法門”的經過。

                  黃茵加入“心靈法門”,是因為母親病重。

                  當時母親患胃癌的消息一下子將她擊垮,梁平得知后告訴她,“只有一個辦法可以救媽,那就是念經?!?/p>

                  黃茵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樣,跟隨丈夫加入了“心靈法門”的修行。

                  她每天念八九個小時經,不再去上班,但依然無濟于事。母親去世后,沉溺于“心靈法門”的她,依舊不停地念經,希望超度母親升到天上去。

                  在母親去世4個月后,黃茵49歲的姐姐腦動脈瘤出血住院。因梁平“上海共修組”主力的身份,全國的信眾都為黃茵姐姐念經,祈求治病。

                  姐姐最終還是去世了。親人的連續離開讓黃茵悲痛不已,她打電話給盧軍宏,被告知為了逝去的親人能到天上去,她還需要念更多經。

                  黃茵聽了盧軍宏的話,在家設了佛臺念經。每天按盧軍宏所說,定時定點更換鮮花、水果、佛水。

                  她還讓兒子念經,因為盧軍宏說過“小孩子修法門會更有功德,可保其聰明健康”。

                  黃茵與梁平的“夫妻雙修”,令其他信徒非常羨慕。很多信徒因愛人或家人反對,導致婚姻不和甚至離婚。

                  梁平去世后的49天之內,黃茵每隔7天進行一次放生。2015年到2016年整整一年,她每天在佛臺面前磕108個頭,念2遍禮佛。

                  第一次磕108個頭,黃茵磕了1個多小時,全身虛脫躺在床上,很久才緩過來。

                  這一年,黃茵為丈夫念了800張“小房子”,放生了2萬條魚,許愿度100個人修“心靈法門”。

                  她所做的一切只是希望“丈夫能到天上去”。

                  但今年3月,盧軍宏告訴她,因為家里燒了紙錢,梁平“從天上掉下來了”。

                  這個消息對于黃茵來說,就像是梁平再死了一次。她知道家人并沒有為梁平燒紙錢,加上盧軍宏此前說梁平的死是因為“斂財,邪淫”。這讓黃茵對盧軍宏產生了懷疑。

                  她第一次在網上查“心靈法門”,搜到大量“心靈法門是邪教”的帖子。此前,盧軍宏告訴信眾,搜索引擎有鬼,不能在網上搜索法門,也不能看其他佛法,否則會損功德。

                  通過搜索,她還偶然發現了一個反“心靈法門”的群。當時群里有80多人,她才發現有更多人和她一樣對“心靈法門”持有懷疑。這更堅定了她退出“心靈法門”。

                  她的退出,遭到了很多信徒的恐嚇和詛咒,咒她的兒子會成為孤兒,咒她半年之內會遭橫死。

                  給黃茵介紹工作的也是一名“心靈法門”信徒,在得知黃茵退出后,該信徒逼迫黃茵辭職。

                  盧軍宏自稱觀音菩薩化身

                  黃茵用“荒謬不堪”形容過去修行的日子。對于盧軍宏,她說“就是個騙子”。

                  2014年,黃茵在香港法會上第一次見到了盧軍宏本人,并拜了師。在去法會之前,黃茵多次夢到有人讓她去拜師,她認為這是對她的開示。

                  拜師后,黃茵拿到了一個小紅本,上面寫著“盧軍宏弟子證書”,內頁是弟子守則和姓名。

                  盧軍宏告訴她,如果遇到困難或者生病,把弟子證放在胸口,他的法身就會來營救。弟子證也是信眾上天的門票。

                  黃茵說,盧軍宏自稱是觀音菩薩的化身,已經在天上為“心靈法門”信徒播種好了蓮花,將來同他一起“上天”。

                  當時的黃茵對此并未質疑,她認為觀音菩薩是造福大眾的,而盧軍宏所倡導的“吃素念經”也都是善良的、都是好的,相信盧軍宏不會有錯?!艾F在想來很是可笑?!彼f。

                  對于盧軍宏以及“心靈法門”,中國佛教協會也曾予以回應。

                  2014年6月13日,中國佛教協會新聞發言人就“心靈法門”有關問題發表談話時指出,中國佛教史上的確有一些高僧大德被信眾尊奉為佛菩薩的化身,但都是后世佛教徒根據這些高僧大德生前的功德事跡追認的,從來沒有哪位高僧大德在世時公開宣稱自己是某佛某菩薩的化身或代言人。

                  中國佛教協會認為,“心靈法門”雖然借用了佛教的某些概念和理論,但對這些內容認識膚淺、使用隨意,甚至對佛教的基本概念,如“五蘊”、“十二因緣”等,都進行了曲解,完全不符合佛教教義,呼吁佛教信眾自覺抵制“心靈法門”的不良影響,以免上當受騙。

                  在中國佛教協會就“心靈法門”發聲的3個月前,“心靈法門”在馬來西亞、新加坡舉行大型活動,馬來西亞11家主要佛教團體發表聯合文告,嚴正指出“心靈法門”是附佛外道,并非正信佛教,提請信眾勿受蒙蔽。

                  中國佛教協會表示,由此可見,“心靈法門”不符合佛教教義、并非正信佛教,是國際佛教界的共識。

                  除了自稱觀音菩薩化身,盧軍宏對外還有多個“光鮮”的身份,其自稱獲得世界和平大使、英聯邦民族社區特別貢獻獎等諸多“重量級”國際大獎。但這些獎項、稱號真假存疑。

                  盧軍宏號稱美國國會于2014年3月26日頒予他“世界和平大使”獎。記者查詢美國國會官網,未發現該獎項,也搜不到盧軍宏的中英文姓名。

                  其稱聯合國2014年3月24日給他頒發“教育和平大使”稱號,但聯合國沒有這個獎。

                  盧軍宏還號稱在2013年德國柏林“全球文化外交峰會”上獲頒“ICD世界和平杰出貢獻獎”。新京報記者登錄ICD官網,獲取一份2013年德國柏林“全球文化外交峰會”的事件一覽表,其中未記錄曾頒發過“ICD世界和平杰出貢獻獎”,進一步查詢其他年份也未發現該獎項。

                  據記者了解,盧軍宏系澳大利亞華僑,1959年出生于中國上海,父親曾任教于上海戲曲學校,受父親影響,盧軍宏從小學起已熟知京胡、京二胡,會彈柳琴和月琴,并擅長打板鼓及各種打擊樂器,后于上海戲曲學校就讀,學習戲曲指導,在學校期間積極參加各種演出活動,畢業后在上海靜安越劇院任指揮。

                  出國后,盧軍宏搖身一變成了“佛教大師”。

                  其個人簡歷顯示,1989年-1995年,悉尼紐省商業學院市場管理專業、企業管理專業學習,創刊《佛緣》雜志并擔任主編;1995年,以特別技術移民類別身份移民澳大利亞;1997年,澳洲華人電臺國語臺任編輯、主持《玄藝綜述》。2007年創辦澳洲東方華語電臺,擔任董事長兼臺長至今。

                  創辦電臺后,盧軍宏通過主持《玄藝綜述》、《玄藝問答》等節目,為聽眾算命,以類似傳銷組織拉人頭的方式發展組織成員?!靶撵`法門”也借此形成規模。

                  近年來,“心靈法門”遭多方質疑,并多次被打假。其中在2015年底,“心靈法門”還被指假冒人民網網頁刊發宣揚盧軍宏的文章。

                  捏造邪說精神操控信徒

                  黃茵說,盧軍宏除了自我神化唬住信徒,還通過捏造邪說制造焦慮,精神操控信徒。

                  在多個場合,“靈性”成為盧軍宏口中的高頻詞。其實,他所謂的“靈性”就是指鬼?!办`性附身”也就是“鬼上身”。

                  “你惹到靈性了,有一個男人在你腰上,我這里幫你向菩薩求一求,讓你活長一點?!?016年10月2日,在盧軍宏世界佛友見面會(臺灣)現場,盧軍宏對一位坐著輪椅的信徒說。該信徒腹部癌癥已經擴散。

                  “我看到你媽媽腦部有一個靈性,是一個男的,要超度掉,你媽媽每天要念《心經》17遍,不然會抑郁?!痹谕粋€見面會上,盧軍宏又對一名咨詢母親健康狀況的信徒說。

                  “看圖騰”是盧軍宏為信眾“治病”的一種方式。他自稱具備法眼神通,能根據人們所提供的出生年份、生肖及性別,毫無空間與時間的阻隔,看其圖騰的位置、形狀、顏色,了解此人的前世今生、因果報應等,不僅能治現病,還能治未病。

                  中國佛教協會新聞發言人此前回應“看圖騰”是否符合佛教教義時表示,按照“心靈法門”的說法,“看圖騰”是指每個人在天上都有一個與自己的屬相對應的動物“圖騰”,通過觀察這個“圖騰”就可以知道人的吉兇禍福。佛教的經典和教義中從來沒有“看圖騰”的說法。占星占相、卜算吉兇以求利養,在經典中被稱為“邪命自活”,為佛教戒律所嚴禁。

                  在“心靈法門”編撰的《心靈法門治療疾病靈驗實例選編》一書中,癌癥、艾滋、不孕、精神心理疾病、腦癱、植物人等疾病,都有信徒修法治愈的案例。

                  許多信徒聽信盧軍宏的話,生病不去醫院,延誤治療,人一旦死亡后,盧軍宏又稱病人帶有很重的“業”,如果沒有學習“心靈法門”不可能走得這么順暢。

                  事實上,盧軍宏往往采用含糊的說法,猜測信徒面臨的情況。如果猜中了便要求現場信眾鼓掌,猜錯了他便巧妙地轉移話題。

                  在某個法會現場,盧軍宏猜測一名女信徒家中有一尊陶瓷的觀音菩薩,該信徒否認后,盧軍宏便轉移話題說她家陽臺的玻璃到了晚上會有閃光,有神仙在那。

                  “心靈法門”的“三大法寶”

                  “念經、放生、許愿”被稱為“心靈法門”的“三大法寶”。

                  不管是信徒患病或是家人去世需要超度,盧軍宏所開的“藥方”多包括此種,并根據信徒所患病情的嚴重程度,念經、放生的數量也不一樣。

                  盧軍宏曾對一名腹部癌癥已經擴散的信徒說,“你要放生25000條魚,念760張‘小房子’”。

                  這里的“小房子”并不是現實中的住宅,而是念經計數的黃紙,紙上有上百個空心圓點,讀完一遍經,點一下,直至全部念完后燒掉。所念的經其實是盧軍宏把佛教的四個經咒(心經、大悲咒、往生咒、七佛滅罪真言)肆意編排成一個組合。

                  盧軍宏稱,“小房子在天上是大能量,在地下是大票子”“一張小房子在地府可以頂10根金條”,“小房子可以消除孽障、還債”。

                  據一些信徒說,念完一張“小房子”至少需要一個小時。無論遇到什么問題,盧軍宏經常要求信徒念“小房子”,短時間內念數十張甚至數百張。

                  “做了夢遇到亡人要念,工作出現問題要念,夫妻吵架要念,這件事沒念完又來了下一件,永遠化解不完,就得不停地念經?!秉S茵說。

                  她以前每天念至少8張“小房子”,每次念完都覺得嘴巴很酸,時間長了她就輕聲念,念完一遍按下計數器,兒子和她說話,她會擺擺手:“走開,媽媽在念經?!?/p>

                  每個加入“心靈法門”的人都有自己的“病因”。

                  工作不順、家庭矛盾、身體問題、心理疾病,都會成為信徒加入“心靈法門”的契機。而度他們加入的人,使他們相信,只要修了“心靈法門”,一切都會變好。

                  信徒李玲的兒子身體不好,加入“心靈法門”后,盧軍宏告訴她,兒子身上有個老奶奶,需要念172張小房子。

                  7月6日,李玲告訴新京報記者,她拜了盧軍宏為師,每天念經使她逐漸脫離了正常生活,朋友也漸漸疏遠。

                  在黃茵看來,“三大法寶”最厲害的就是念經,經常一念就是上千遍。人也變得昏昏沉沉。

                  對于放生,動物主要有魚、蝦、螃蟹、蛤蜊等。黃茵說,因為這些是容易被人食用的動物,而從事某些行業的人,比如廚師、殺蟲清潔工、人流醫生、屠宰工等,要經常放生來對沖消災,最好找機會轉業。放生時,也要念經護身。

                  “心靈法門”的另一法寶“許愿”,是指在菩薩面前默念或請菩薩保佑,解決自己的問題,同時自己會做到初一、十五吃素、不殺生、印書度人等。也有信徒許愿自己不再進行夫妻之事,造成夫妻關系緊張。

                  創辦人盧軍宏的斂財套路

                  每年,盧軍宏都會在新加坡、馬來西亞、香港、澳門等地舉辦多場法會,而參加法會,被視為積功德的最好途徑,也有僧人被拉去法會充場面。7月6號,一位曾參加過法會的僧人向新京報記者透露,他在參加法會后發現:“信眾在法會上完全就是去洗腦買東西,得不到任何正確佛教知識?!?/p>

                  法會第一個議程就是給法器開光,包括山水畫、瓷菩薩像等。

                  盧軍宏多次告訴信徒,洗手間和廚房,是最不干凈的,也是鬼最多的地方。貼山水畫可以改善風水,保家宅平安。

                  幾毛錢一張印制的山水畫,在盧軍宏開光后,根據尺寸不同,分別于30、50、100、150、200、250元不等的價格賣出。在法會現場的菩薩像,也被以上千元的價格賣出。

                  在一次法會召開前,香港法會共修組發布公告,號召大家“發心努力”,補齊幾十萬元的舞臺燈光音響款項。

                  有信徒發現,盧軍宏要求各共修組絕對不得設功德箱,不集資、不斂財。他自己卻在世界各地召開的法會上公開設立功德箱。

                  盧軍宏有隆重的拜師儀式,盡管對多數信眾聲稱免費,但其手下的多名共修組負責人,會看人下菜碟,暗示經濟實力雄厚的預備弟子,奉上厚重禮金可單獨小開示,從而達到目的。

                  一位信徒在心得體會中提到,她曾一次捐獻8萬元,其收入除了必要的用度,基本捐獻給“盧軍宏”,結果使得家庭內部嚴重不和。2015年5月,一名女信徒私自變賣家中房屋,得款123萬元全部捐給了盧軍宏依托電臺創辦的實體機構——東方臺秘書處。

                  初一、十五的放生,也是信眾的一大支出。放生一般由共修組統一組織。廣州一位信徒張靜回憶,放生時不能帶法門資料也不能拍照,只是把錢交給組織者,表明自己將放生多少錢的魚。但是,自己并不知道放的魚在哪,也沒有賬目。有時在現場,甚至還有組織者稱,買的魚多了,現場加錢繼續放生。

                  此外,“心靈法門”在其官方博客上公布助印賬號,以印刷書籍資料的名義,吸引信徒捐助。

                  在“心靈法門”,信眾捐款、印書、放生以及做掛歷、臺歷、宣傳扇子等費用,都不能說出來。盧軍宏稱“如果講出來就漏了,等于沒做”,甚至會有損功德。

                  因此,除個別人還留有“澳洲東方傳媒弘揚佛法慈善機構”出具的收據。信眾究竟花了多少錢,為盧軍宏捐了多少錢,很多人都無從得知。

                  據警方查實,2010年3月至2015年5月間,境內信徒匯款至“澳洲東方臺”賬戶的資金共計842筆,金額折合人名幣達641萬余元。

                  據有關部門透露,盧軍宏通過每年組織信徒參加在馬來西亞、中國香港等地召開的10余場大型法會,以及通過設立功德箱,組織拜師儀式、兜售結緣物品、放生等方式大肆非法斂財,每年獲取的非法財產高達數億。

                  黃茵夫妻先后在“心靈法門”花了十多萬,其中,為盧軍宏捐款8萬,放生花費2萬多元,此外還有參加法會、郵寄書籍等費用。

                  在退出“心靈法門”后,黃茵建了一個反“心靈法門”的微信群,目前已有200多人。她經常轉發揭發盧軍宏的文章,希望其他的信徒看到后能夠醒悟。

                  李玲也離開了“心靈法門”。她和數十位信徒發現盧軍宏所講并非真正的佛經,只會夸大神通。

                  全國各地也都有反“心靈法門”的群,也有人建了微信公眾號,傳遞盧軍宏“心靈法門”非正法的信息。

                  如今,黃茵在社區居委會的幫助下,重新找到了工作,生活也慢慢回歸正軌。

                  她撤了當初加入“心靈法門”后在家設的佛臺,“我現在不害怕了,不用每天念經還債了?!?/p>

                  (梁平、黃茵、李玲均為化名)

                  分享到:
                  責任編輯:
                  日韩人妻无码喷潮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