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凱風專區  >  資料庫  >  警惕這些組織
                  深度分析:究竟何為邪教?

                  作者:桑梓(編譯) · 2022-04-27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中國反邪教網2022年4月27日消息,通訊員:桑梓】4月9日,美國著名政治評論博客網站(Dailykos.com)發表深度文章《究竟何為邪教》(Just what is a cult?),揭示什么是邪教、邪教的八種欺騙手段、如何抵御邪教等,具有較大參考價值。

                     

                  當今社會,關于邪教的話題頻頻出現。邪教的首要特征就是洗腦,這同時也是某些機構、組織用來吸引和留住成員的一套技巧。吉尼·托馬斯(Ginni Thomas)和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二人在2020年特朗普競選連任期間互傳短信,推動關于“選舉舞弊”虛假宣傳行動[1],令很多美國人感到震驚、恐懼和沮喪。該事件之所以引發眾人關注,是因為這些短信不僅表明二人篤信上述陰謀論,更是從某種程度上坐實了二人的身份:短信中的措辭暴露了二人系“匿名者Q”[2]成員的隱情。當公眾看到兩位身居政府高位,擁有巨大影響力,竟然支持這種荒誕不經又極具破壞力的組織,讓人不禁瞠目。

                  本周,一段吉妮·托馬斯年輕時的視頻浮出水面,她(當時姓氏為Lamb)在視頻中自曝曾參與過“生命源泉”(Lifespring)組織,她稱該組織為邪教,彼時的美國,對于“生命源泉”是否糟糕到應被歸類為“邪教”,始終存在一些爭議。此外,《華盛頓郵報》記者馬克·費希爾(Marc Fisher)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撰寫了一篇曝光“生命源泉”的文章,稱這個組織完全符合邪教的各方面標準。

                     

                  何為邪教?

                  從社會學角度,邪教是一個具有高度群體認同感的組織,在強烈的使命感和追求感驅動下,成員們凝聚在一個極富魅力的領導者周圍。在更中性的說法里,這些教派也被稱為“高強度團體”。他們的潛在動機可能是改變世界或戰勝自我。在大眾視野中,邪教一般打著宗教幌子。實際上邪教涉及很多類型:如政治、金融、心理等等,包括耐克塞姆(NXIVM)、科學教派(Church of Scientology,也稱山達基教)。邪教規模不等,小到兩三人(如二聯性精神病 [3]),大到成千上萬。

                  邪教通常由頗具魅力的頭目領導。當邪教的觸角延伸到社會層面,如果其頭目恰巧是一個性格紊亂的人(尤其是惡性自戀、馬基雅維利主義[4]和反社會傾向——被稱為黑暗三合會的人格組合),后果不堪設想。此類情況可參考韋科慘案、瓊斯鎮慘案等惡性事件。

                   

                     

                  邪教靠的是欺詐手段。社會學家揚賈·拉里奇(Janja Lalich)表示,欺騙是邪教的顯著特征。新成員往往開始是被烏托邦式想法所誘惑,最終被洗腦,投入所有的時間和金錢,全身心為團體服務。拉里奇解釋,如果能夠提前了解全面情況,大多數人可能不會加入這樣的團體。但是,招募宣傳不會提及這些,拉人時強調的是個人發展或社會將發生巨大變化,并輔以糖衣炮彈等心理技巧,新成員就留下來了。

                  破壞性邪教會使用各種心理技巧來誘惑和挽留成員。許多新成員正處于人生過渡階段,尋求歸屬感,尋找人生目標。邪教易感人群包括:正遭受損失的人,失去親人、失去工作、遭受其他創傷或極端壓力,或正在從一個人生階段轉向另一個。如青春期就是一個常見的轉變點,這個階段特別容易受到影響:心理上他們正在“發現自我”、尋找身份認同,生理上他們大腦最重要的區域——前額葉皮層——正在發育,而且這些年輕人此時正走向社會,第一次與父母或家庭分離。此外,離異和喪偶者也是邪教招募的重點目標人群。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的“生命源泉”組織中,記者費希爾發現其成員中有一半單身或離異。

                  一個常見認知誤區是:加入邪教的人必定有缺陷,或異常天真,或精神脆弱,才會淪為邪教受害者。這個觀點是錯誤的。當然,確實有些人更易接受暗示或被他人說服,但作為社會人,受影響是人性的一部分。這種情境的新鮮感也能讓人從心理上放下戒備,而“愛的轟炸”(love-bombing)快感或說服人們隨波逐流,特別是開始的體驗令人愉快、讓人興奮。

                  羅伯特·杰伊·利夫頓(Robert Jay Lifton,美國耶魯大學心理學系教授)、史蒂文·哈桑(Steven Hassan,美國異端教派研究專家)和其他邪教專家提出另一觀點:邪教頭目并不想要“軟弱”的信徒。他們的理想目標是那種有生產力、健康的成員,即那些有錢有閑、能夠全身心投入到團體中的成員。

                  邪教精神控制的八種手段

                  利夫頓是這一社會學研究分支學科的先驅,羅列了邪教對信徒進行精神控制的八種手段:

                  1. 社會環境控制:在群體環境內,控制個人信息傳遞和溝通,造成與社會高度孤立和割裂

                  2. 神秘主義操縱:主張神圣權威或玄秘教義,頭目可以按自身意愿重新解釋所有事情

                  3. 宣揚完美、純潔:即絕對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敵對世界觀,不斷告誡成員追求完美

                  4. 供認崇拜:要向個人監督者坦白交代自己的罪行(團體定什么罪,就是什么罪),或公開向整個團體懺悔

                  5. 神化組織:團體的教義被認為是終極真理,不容任何質疑和爭辯;頭目被視為上帝在人間的代言人

                  6. 語言暴力:團體發展出一套外人通常無法理解的行話,看似鼓舞人心,實際上卻會嚴重壓抑批判性思維

                  7. 個人服從主義:教義永遠高于個人,為適應團體教義(被奉為科學真理甚至宇宙真理),與之相異的個人體驗或異類思想將被否認或重新解讀

                  8. 生存分配:團體享有特權,決定信徒的生存權,成功還是毀滅,完全取決于他與團體思想是否一致

                   

                  史蒂文·哈桑的“BITE”強制模型

                  史蒂文·哈桑最近參加了阿里·梅爾伯(Ari Melber)主持的節目“The Beat”(同時段收視率排名第一),討論了吉尼·托馬斯此前的反邪教主張,把邪教對成員的精神控制總結為“BITE強制模型”(BITE Model)。

                  在這個模型中,他將團體特征劃分為一個連續系統。團體在這個范疇內的脅迫性越強,破壞性就越大。B代表行為控制;I代表信息控制;T代表思想控制(通過限制性技巧);E代表情緒控制。如果一個群體在四個操縱軸上都是強制性的,那么成員被同質化的風險就越高,相應地個人身份和心理自由也喪失得越多。

                  如果信徒后續開始產生懷疑或疑慮,邪教就會利用恐懼感、內疚心甚至羞恥感來說服、挽留他們。比如告誡新成員,一旦離開,災難就會降臨到他們身上,可能患上癌癥等致命疾病、遭遇車禍或其他致命橫禍,以此激起新成員的強烈恐懼。如果這個團體是世界末日派,信徒還可能被指控背叛,遭到組織貶低和拋棄。最后,如果該團體利用懺悔或其他手段來獲取信徒的隱私,或者誘使、鼓勵新成員參與屈辱性性儀式,這些手段都可以用來脅迫新成員,不照做就要公開隱私。這是情感勒索。

                  如果信徒真的成功脫離,其他成員通常會持續向其伸出“援手”,力爭將他們帶回圈子。根據吉妮·托馬斯的證詞,她離開“生命源泉”邪教后,就曾經歷這一切。而有些團體則會完全回避或驅逐叛徒,從而使得余下成員不受影響,團體頭目將其視為一種自我保護措施。大多數邪教頭目不喜歡別人批評,也不會善待自愿離開的成員。

                  邪教強調“我們”之間的明確界限,從而為“他們”創造了一個新世界,這種劃分有助于培養一種認同感。特別是當這種身份與一個團體聯系在一起,并通過緊密的聯結技巧得到增強時,就會產生一種強烈的奉獻感。新成員會將團體視為最珍貴的、需要保護的東西。當一個人的身份被淹沒在團體中的時候,最易受到激進主義和極端信仰的影響和轉化。

                  同樣,回憶皈依的經歷也很有啟發性。他們已經歷了團體“愛的轟炸”,整個過程新奇而刺激。布道者提供了一種使命感,許多增強聯結的練習(冥想、唱歌、呼吸練習[可能導致過度換氣]、吟誦、跳舞、舌語[glossolalia]、浸泡在熱水、冷水或類似高低溫環境中等)都能喚起參與者極度興奮和超然的身體感覺。這些經歷對大腦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尤其是在神經化學方面,能觸發大腦釋放多巴胺、血清素、催產素和其他分子,產生壓倒性沖動,借此與團體緊密聯系在一起。

                  同時,皈依后的邪教成員也與組織頭目建立了共生關系。頭目是金字塔的塔尖,權力機制是自上而下的,而責任是自下而上的。這種結構本質上是一種支配結構,如果頭目是掠奪性的,這種結構則會增加剝削機會;因此,信徒們往往被明確地鼓勵犧牲、屈從或奉獻。正是這種機制導致信徒崇拜、奉承、一切以領導者為尊。如果頭目患有精神疾病或心存其他惡意,那么信徒被同質化的風險就很大。

                  如何抵御邪教?

                  防范邪教的最佳方法如下:

                  1. 質疑。

                  2. 研究。

                  3. 與親人、老朋友和同事保持聯系。

                  4. 保持個人愛好和追求。

                  5. 相信自己內心直覺。如果有什么事告訴你、敦促你離開,或者你感覺哪里不對勁,即使你那種直覺難以表述,那是你的大腦提醒你要小心,可能會有危險。雖然在某些情況下,可能只是過度反應,但尊重這種直覺,這很重要,因為非語言警告可能是大腦就此類事情與你取得聯系的唯一方式,尤其是在高壓環境中。

                  你看著所愛的人深陷邪教而漸行漸遠,可能需要切斷與他們的聯系以獲得心理上的自我保護。但如果可能的話,給他們留一個“后門”以防萬一:也許幾周、幾個月或幾年后,那個人試圖脫離邪教,逃跑時可能會聯系你。這種情況下,他們需要的可能只是一張逃脫途中可以睡一覺的沙發。為他們留下一線生機,即使在此期間你必須與其保持安全距離。當他們山窮水盡、無處可去時,你可能就是他們最后的港灣。

                  譯注:

                  [1]據英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2020年11月初至2021年1月中,最高法院大法官克萊倫斯·托馬斯(Clarence Thomas)的妻子吉尼·托馬斯定期與特朗普白宮幕僚長馬克·梅多斯聯系,鼓勵他大肆渲染選舉舞弊的虛假說法,梅多斯也經常給予回應。

                  [2] QAnon一般指匿名者Q?!澳涿逹”是各種陰謀論的集合,其核心陰謀論是美國表面的政府內部存在一個“深層政府”,由猶太金融家、資本巨鱷、好萊塢精英等構成的集團把持。

                  [3]二聯性精神?。ǚㄎ模篎olie à deux)為一種精神障礙,由兩人或以上的人有親密的情感相聯。在這些人群中只有一個真正患有精神疾病,其妄想癥通常由其他人誘發,癥狀通常會因特定人(群)的分離而消失。

                  [4]馬基雅維利主義,即個體利用他人達成個人目標的一種行為傾向。該術語包含兩層含義:第一層是指任何適應性的社會行為,根據生物進化論自然選擇總是偏愛成功操控他人行為的個體,這種不斷進化以適應社會互動的能力是不考慮互動是合作性的還是剝削性的;第二層就是特指非合作的剝削性行為,其含義源自管理和領導力的“黑暗面”。

                  分享到:
                  責任編輯:力楓
                  日韩人妻无码喷潮中出